沉月之鑰

沉月之鑰

2017年6月4日 星期日

沉月之鑰第二部 卷五 思念 試閱九

大概是最後一篇試閱~




答應的風險是他翻臉不認人,瞬間背叛我或者之後再出賣我,對吧?

不過小金看起來真不像是會做這種事的人,我是不是該相信他一下啊?帶著他一起行動,確實有好處吧?好歹小金也有灰黑色流蘇,需要打架的時候比現在的我強多啦?

范統內心猶疑不定,掙扎的神色寫在臉上,於是金侍又多喊了一句。

「前輩,叫人起床,跑腿買飯,交涉溝通,打架殺人,我什麼都能做,而且您不需要給我薪水,真的不能考慮一下嗎?」

……好像很方便耶,說起來小金的工作能力一直很優秀,至少比我優秀太多了,其實找他幫忙也是有不少好處的吧?前提是他真的想跟我一起走……

「沉月,不然我們就帶他一起走?」

「你這句話到底有沒有反話?」

沉月皺著眉頭問了一句。

剛好沒有反話啦……好,我搖頭總行了?

「你真的要帶他走?你要帶一個第三者去給哥哥看?」

什麼第三者啦!講得好像我只能一個人去似的!如果只能我一個人,妳還不一樣是第三者?

「重點是這個吧!妳覺得我現在的實力有辦法在迴沙隨意闖蕩嗎?本來我想盡量努力看看,但如果有提高危險性的方法,也可以嘗試啊!」

提高危險性,這反話……也對,要是小金不是真的想幫我,這麼做是提高危險性沒錯……

「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哼!」

沉月說完就解除化形,縮回流蘇中,似乎不想再管下去。

妳等等!不幫忙觀察一下情況嗎?我要把定身咒撕掉,但我還是有點擔心出狀況啊!

范統因為沉月賭氣而不安,而金侍又一次呼喚了他。

「前輩,既然您決定帶我一起去,是不是就等於您願意信任我了呢?」

「噢……我想應該不是吧……

「那前輩您可以幫我解除定身嗎?我想念我自由的身體。」

……

范統猶豫了一陣子,走到床邊,卻不是替金侍撕去符咒,而是把他推往床的另一側。

「前輩?」

金侍不解地看著他,他則朝另一半位置躺了下去。

「小金,我也想相信你,不過我覺得我不需要安心的睡眠,半夜被偷襲綁回去這種事情實在太不可怕了,既然明天才要出發,那就後天再解吧。」

……您該不會往後的每天晚上都要在我身上貼定身咒吧?」

「之後的事情誰不曉得呢,今天實在太累,還是晚點休息吧,晚安。」

范統說著,就閉上眼睛準備睡覺了。雖然在會館已經睡了一個半天,但他覺得自己疲憊的程度足以直接睡到隔日。

至於半夜起來重貼定身咒用的鬧鐘咒,當然也忘記設了。



● 范統的事後補述



該怎麼說……今天真是刺激啊,呃呵呵呵……

我覺得當初就算是做一些危險的事情,都沒有今天這麼燒腦又為難的感覺,是因為阿噗不在我手上嗎?還是因為我身邊沒有一個能幫忙出點正常主意的人?又或者是……因為我知道我現在做的,是不應該做的事?

如果可以的話,我不希望做一些傷害認識的人的事情,然而現實時常有許多無奈,迫使人做出原本不願意做的事……而傷害了誰,不代表那個誰不重要。

也許阿噗就是這樣?

也許他也不想傷害我。所以他一直說不出口,一直猶豫要不要這麼做,直到必須抉擇的那一刻到來。

所以他不是真的不要我了吧。他不是真的嫌棄我,只是……他有不得不這樣選的原因……

這樣想的話,我心裡究竟會不會好過一點?

然而這只是我自己的猜測。我只是試圖安慰自己,讓自己不要那麼絕望而已,畢竟要是阿噗完全不在乎我,就算我找到了他,一切還是不會有任何改變。

珞侍知道我跑掉以後,不知道會怎麼想?

這麼說來沉月有沒有遮蔽我們兩個的氣息啊?萬一被搜出位置不就好笑了?

啊!還有符咒通訊器!

想到這裡,我嚇出一身冷汗,趕緊起身,先從小金身上找出符咒通訊器關掉,再把我自己的拿出來,要關掉時,它正好響了起來。

是珞侍。

看見珞侍的名字出現在上頭,我身體僵硬,大腦的思緒再度凌亂。

接通符咒通訊器,到底會不會曝露行蹤?有追蹤功能嗎?

可是……無論會不會曝露行蹤,我都不敢接通通訊。

我害怕面對珞侍的質問……我不敢聽到他的聲音。

一方面是害怕離開的決心被動搖,一方面也是害怕面對自己做出來的事情。

我無法猜測珞侍會怎麼看待我的行為。他到底想痛罵我一頓,還是勸我回去?總不可能是說他也要來陪我找阿噗吧?

但我是不可能回去的。

我不希望有什麼事情又讓我反悔、放棄出來找阿噗的決定。我希望能等一切都結束後再去向珞侍說對不起……儘管這樣很自私,道歉也只是自我滿足,不過我想不出自己還能怎麼做。

而所謂的等一切都結束,要嘛是找到阿噗,要嘛是我再也無法找下去。

如果沉月通道還算穩定,珞侍會自己回去嗎?而如果不穩定,每天負責送食材來的新生居民也會中斷吧,存識宮那邊會不會發現不對?

想說的話我已經寫在信裡,但我沒有給珞侍說話的機會。

阿噗是不是也這麼覺得,因為想堅定決心,才只留下一個虛影跟我交代幾句話?

於是我終於將符咒通訊器關掉,然後陷入呆滯中。

珞侍那邊的情況也許不妙,但現在的我留在那裡也沒什麼幫助,他其實並不需要我。

比較讓我介意的應該是,雖然是朋友,我卻總是沒有與他共患難吧。這究竟是怎麼造成的,事到如今也說不清了。

感傷到這裡,我忽然想到一個問題。

……珞侍他好像、應該不知道小金是被我綁來的吧?我寫信的時候不知道會有這個狀況,自然沒提到這一點,所以他會不會以為小金跟著我跑了?

啊這樣小金他……

然後珞侍對我們兩個的看法……

我們真的沒有私下勾結!也沒有什麼私交啊!珞侍你能不能聰明地推論出他是被我綁架的事實?或者綾侍大人分析一下也好啊!

仔細想想其實我還是該找暉侍幫忙吧?他一定會幫我的!可是他帶著音侍大人這件事讓我有點困擾……要不是符咒通訊器一直打不通,我甚至還可以找月退呢!簡直沒有人能比他更可靠!這種時候應該不要考慮什麼羞恥心跟依賴性的問題才對,能夠利用的資源就要通通利用啊!

月退,你人到底在哪裡……




7 則留言:

  1. 還沒看完,先留一下

    泉大

    在第2集後面小金的自敘中
    他是說他的流蘇是灰黑色的喔

    所以到底是淺黑色還是灰黑色的要不要正式說明一下@@?

    回覆刪除
    回覆
    1. 震驚 可 可能是灰黑色吧 讓我想想怎麼改

      刪除
  2. 看完了~

    想起過年去玄殿抽籤
    珞侍的抉擇會是用在哪裡呢?

    話說小金平常就是迷妹狀態
    當然無法猜測是被綁架的囉XDD

    回覆刪除
  3. 越來越喜歡金侍XD
    不管什麼都能做,只為了留在范統身邊也太萌
    是說范統就這樣把洛侍的電話掛掉真的好嗎w
    唉,劇情也太難過了,嗚嗚
    噗哈哈哈肯定沒拋棄范統的對吧!?
    希望真的是這樣.......
    另一方面想到如果祭霜還活著不知道安提茲會怎麼想呢?
    畢竟她曾對他如此重要

    回覆刪除
    回覆
    1. 安提茲對祭霜一點感情也沒有喔

      刪除
    2. 嗚嗚,我記錯了,
      安提茲的匠師是流雩~
      哈哈,謝謝回覆
      又是該再重讀一遍的時候了XD
      期待6/20~

      刪除
  4. 看完了。
    泉大你真的要往悲劇的路上一去不返嗎?(悲傷)
    雖然風動鳴很好看可可可可可可是我看一次哭一次直到我嚇的不敢看……
    沉月還是歡樂的代名詞對吧?怎麼最近的文風都有種淡漠的感覺啊啊啊啊(淚目
    我特別希望南斷面也被沉月開個通道,跟幻世連到一起,這樣神器一家可以團聚,兩邊也不會開戰了啊?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