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之鑰

沉月之鑰

2017年12月2日 星期六

Dawn of abyss《沉月之鑰外篇》 試閱六

好不容易結束了保險套的話題,金侍便又跑去翻其他櫃子了。范統覺得自己比過去兩天爬山時還疲憊,只想腦袋放空倒下去裝死。

跟小紅約的時間是六點半吧……現在幾點啊?六點?那時間其實快到了嘛……對了,我是不是該跟小金串供一下,決定哪些事情可以告訴小紅,哪些要隱瞞啊?不知道小紅對異世界的人有什麼看法,但她應該算是可信任的人?

「好像沒有別的東西了……那不然來看電視吧,總覺得電視裡面的資訊很豐富呢。」

「喔,好啊,你不想看就看吧……

不過,金侍就算自己看電視,范統也沒得休息。「前輩!那個會飛的是什麼」、「前輩,原來您的世界也有魔法嗎」之類的問題一直冒出來,他只能努力解釋戲劇與新聞的不同,順便說說飛機、手槍與照相機。

「您的世界有這麼多神奇的東西,但您去了幻世以後過得卻很習慣,前輩真了不起!」

謝、謝謝喔。就算你這麼說,我還是不會教你保險套怎麼用的。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到樓下去吧?」

金侍雖然在看電視,還是有在注意時間,於是范統便跟他一起下樓,順便教了電梯的用法。

小紅很準時,已經在飯店大廳等他們了,她看到范統後打了招呼,接著目光轉向金侍,頓時一愣。

「范統……你同伴真的很帥耶,你到底怎麼跟他認識的啊?」

這個問題好過分!應該不是我的錯覺吧?妳的意思應該是「從長相看來你們根本是不同世界的人」吧?不要以貌取人好嗎!啊,結果我還是忘了跟小金串供……

「咦?這是原本的穿著打扮看不出來很帥的意思嗎?」

金侍睜大眼睛問出這個問題,范統忍不住看向他,對他關注的點感到不解。

我說啊,你就不能先想想該怎麼交代背景?穿著打扮看起來怎麼樣,這個很重要嗎?

「倒也不是……應該說不同的服裝能穿出不同的感覺,這真不是普通人能辦到的。」

「過獎了。那妳覺得前輩看起來怎麼樣?衣服合適嗎?」

「范統喔,看起來的確跟以前不太一樣,他以前的穿衣品味真該檢討一下。」

我又怎麼了!大學男生不懂得怎麼穿衣服比較好看也是合理的吧!

為什麼要在這裡聊這個啦!不是要吃飯嗎?肚子餓了!

「我想前輩應該肚子餓了,我們還是先去吃飯吧。」

你、你怎麼知道我正在想這個?難道我臉上連肚子餓都有寫嗎?

「嗯,為了方便,我們就在飯店裡的餐廳吃飯吧。范統想吃麵的話,這裡也有中式餐廳。」

慢著!飯店裡的餐廳不是都特別貴嗎!妳這肥水不落外人田也做得太徹底了吧!到底想讓我欠多少錢啊!

「對了,錢的部分不用擔心,我請客。」

咦?抱歉,錯怪妳了,妳人真好,那我們趕快去吃吧。

范統在聽到請客後,心情立即好了起來,於是他們進了飯店二樓的中餐廳,小紅點好菜後,便開始交代工作的細節。

「范統,你可以先做比較簡單的部分,體驗區剛好還有攤位,你就去擺你的鐵口直斷攤,收錢就對了,園區裡客人很多,那些普通人都抱持著見見世面的心理,應該不用擔心沒生意。」

……擺攤啊?聽起來應該不難,畢竟我有經驗,只是……這裡是外國耶?我又不懂英文,是要怎麼幫人算命?每個攤位都會配一個翻譯嗎?

「小紅,可是我中文很好啊……

我是說英文不好啦──中文好在這裡根本就沒有用吧?

「你是不是要說你英文不好?……不用擔心啦,很多人都跟你一樣,你們這些人仗著自己有一技之長就不好好學英文,真是過分,還好大會有考慮到這件事,這次的客人全都懂中文喔!要懂中文才能進來消費,怎麼樣,安心了吧?」

哇,真是太優秀……我簡直嘆為觀止,這是誰想出來的啊!用懂不懂中文來當篩選客人的標準,怎麼想都很奇怪吧!正常來說不是應該找人來翻譯才對嗎?難道是為了節省成本?

「我知道了,應該有什麼問題,我不會試試看。」

「前輩要擺攤的話,我可以跟去當助手嗎?好像很有趣的樣子,我雖然是外行人,但應該還是能幫點忙的。」

金侍對擺攤的事情很有興趣,他要幫忙,范統當然不會拒絕,畢竟就算中文可以溝通,他這張嘴還是有很大的問題。

「不好啊,就分開去吧。」

「謝謝前輩給我機會,我一定不會讓前輩失望的!」

你怎麼又開始……小紅看你這樣,到底做何感想?搞得好像我很值得你崇拜一樣,但明明就沒這回事吧?

「另外大會規定不能破壞行情,所以每個攤位的收費都有個標準,不能太低,一個客人至少也要收三千喔。」

三千?妳是說就算他只想簡單問個明天的天氣,我也要跟他收三千嗎!這大會是來開黑店的吧?難怪妳不怕我還不出錢,一天只要來三個肥羊,我就連飯錢都不用煩惱了啊!

「這種收費怎麼還找不到客人,不會因為太便宜所以大家都來嗎?」

「范統……聽你講話好花腦力,我覺得有點累,能不能再請你同伴翻譯啊……

又要讓小金翻?我怎麼有種不好的預感……

「好啊!沒問題。前輩說這收費太低了,可以自行調高嗎?」

喂!才剛擔心完馬上就亂翻!這跟我講的話完全不一樣吧?小紅妳不要相信他啊!

「三千是最低價啦,當然可以開高,只要客人接受就行。」

我現在是不是不要講話啦?只要我不講話,小金就無法亂翻了!可是關於擺攤的事情又該問清楚一點……

「小綠,會場在哪裡,明天妳不會帶我們去嗎?」

我看你還能把這句翻成什麼!來啊!

「這句應該聽得懂,我就不翻了。」

……怎麼這樣,我都決定接受挑戰了,你怎麼可以避戰啊?

「明天我會帶你們去會場啦,畢竟你們都沒去過嘛,還有什麼問題?」

還有什麼問題……為求謹慎,應該把攤位費之類的細節也問一問──

「上菜囉──鍋子很燙,小心──」

啊啊食物!食物來了!

一見到食物,范統馬上把自己要問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對現在的他來說,吃才是最重要的。

「前輩,那個看起來很好吃,您怎麼都沒有夾啊?」

金侍指的是桌上的螃蟹。范統餓得狼吞虎嚥,卻只有這道菜沒夾,因而引起了他的注意。

「噢,難吃是難吃,可是太麻煩了,我懶得剝殼。」

「所以不是不愛吃?如果您想吃的話,剝殼這種事我完全可以代勞啊。」

什麼?你人怎麼這麼好!真感動,終於有機會吃到螃蟹了嗎?因為懶得剝殼的關係,我可是好久沒吃了……

在范統點頭後,金侍先去洗手,便回來剝螃蟹殼。看著他以優雅的動作剝殼,再將剝出來的蟹肉放進范統的碗裡,再看范統開心吃螃蟹的模樣,覺得自己極度需要墨鏡的小紅終於忍不住開了口。

「我能不能問你們一個問題?」

「請說。」

金侍十分大方地等她問下去。

「你們……是情侶嗎?」

這個想都沒想過的問題,讓吃螃蟹吃到一半的范統直接嗆到,痛苦地咳了起來。

「呃咳!咳咳!咳!」

小紅妳是哪根筋不對!怎麼會想到要問這種問題!我們怎麼可能是情侶啊,不就說了只是工作上的前輩跟後輩嗎?

「前輩,慢慢吃啊,您還好嗎?」

金侍輕輕拍著范統的背,一面關心地詢問,范統則在順過氣後連忙否認。

「當然是!」

「果然,跟我猜的……

「我是說是!我們有在交往!妳是不是搞對了什麼?」

啊──!都要抓狂了!小紅一定聽不懂!小金你這種時候不幫忙翻一下嗎?你應該也不想被誤會啊?

「前輩是說我們沒在交往啦……妳誤會了。」

這時金侍總算開口澄清,小紅卻沒立刻相信。

「范統,出櫃不是那麼難的事吧,為什麼要說謊呢?我又不是那種會對同性戀抱持偏見的人。」

什麼跟什麼,就說不是啊!妳幹嘛直接認定我說謊!


4 則留言:

  1. 哦 每次看范統的話被錯誤解讀
    我都覺得只是金侍不想好好翻
    畢竟有的時候翻得蠻好的
    這到底是事實還是我的偏見?

    回覆刪除
  2. 我一直覺得小金似乎對范統有種腹黑的感覺
    有甜!

    回覆刪除
  3. 小金這裡可以講些更曖昧的話啊!!讓我更加誤會

    回覆刪除
  4. 期待算命的部分哈哈哈哈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