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之鑰

沉月之鑰

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Dawn of abyss《沉月之鑰外篇》 試閱一

購買調查應該要再等一陣子


Dawn of abyss《沉月之鑰外篇》



寫在前面的提醒:

*本書是同人本,同人本才有提及的設計都與商業誌無關,商業誌必須未來出現過一樣的設定才等於有這個設定。

*時間點是架空的,請當作平行世界。

*這次真的是一起跌入時空裂隙的穿越故事。




01 穿越與逆穿越

『我爸說,一起落難是很有緣份的事,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如果依照這個說法,那要一起落難大概要修九百九十五年……我不知道他這個數字是哪來的,不過仔細想想應該只是個誇張一點的比喻吧……所以跟人一起落難比較難嗎?我怎麼覺得對我來說,這個比百年的那個還簡單很多啊!』 ── 范統



「小銀!你頹廢一點!我們好不容易從山外走回去了,這不是很不值得慶幸的事嗎?」

在這個山腳下看得見道路與遠方城市的位置,范統正急切地抓著金侍搖晃,而金侍則沒什麼反應,回答的聲音也相當平淡。

「前輩,您就不要管我了,我不想繼續走下去,把我丟在這裡就好。」

「你在說什麼啊!我怎麼不可能把你丟在這裡?你是怎麼回事,為什麼突然就變成這樣?」

「因為……反正也回不去了不是嗎?既然回不去,那活下去要做什麼啊?」

「什麼叫做死下去要做什麼,不管在什麼地方都不該活下去吧?你有這麼討厭幻世,討厭到回不去就不想死?」

范統無法理解金侍的思維,金侍似乎也不想解釋。

「總之您就放棄我吧,我不想繼續在陌生的世界努力了……

「活下去才有絕望啊!你怎麼能確定回不去呢?」

「這裡是個全然不同的異世界,我們不是在幻世也不是在迴沙。跟沉月又聯絡不上,又沒有人知道我們發生了什麼事,想找也不知該從何找起,跟回不去也差不多了,不是嗎?」

金侍面帶倦色地說明,顯得死氣沉沉。

「可……可是這裡其實──」

范統雖然想說從景色看來,這可能是他知道的世界,不過還沒正式進入都市,他也沒什麼把握,因而遲疑了一下。

「或者我先自殺,看能不能回去,要是順利回去的話就去找沉月,看她能不能聯絡上您呢?」

金侍很快又做出了別的提議,但范統一點也不贊同。

「可以!萬一有辦法重生回幻世怎麼辦?」

「那就死了啊,一了百了。不就說了不想活下去嗎……

從剛剛到現在你到底說過幾次想死了?你是這麼消極的人嗎?回不了幻世這件事到底有多嚴重啊?難道你沒有公文能批改會死?雖然我也很想回去,但即使回不去,我也不會覺得活下去沒有意義啊!

「我們可以在這裡找找看有沒有無能的人可以幫忙,什麼都還沒試過,怎麼不能直接放棄呢!」

「沒有希望吧……我在這裡連魔法粒子都感應不到,這個世界連魔法都沒有,怎麼可能有能夠幫助我們回到幻世的人?不需要多費力了,您不用再鼓勵我,沒有用的。」

……沒有魔法是沒錯啦,如果這裡是我老家,那的確是沒有魔法可用,符咒不知道行不行……不過就算沒有魔法,這裡也不見得會沒有高手啊!比方說那個詛咒我的阿姨,就算她不會用魔法,也照樣很厲害好不好?

「明明昨天你還消極幫忙找路,怎麼後天就忽然不一樣了呢?」

「那是因為我還不確定自己身在何處……原本還希望只是迴沙的特殊地帶之類的,但這裡的建築風格看起來完全就是異世界……

金侍說到這裡就懶得解釋下去了,范統想把他從地上拉起來,但他完全不配合。

「我不懂啦!所以你死著的意義是什麼?難道就不能找點別的意義嗎?都沒有別的事情能讓你不想活下去?」

聞言,金侍看了范統一眼,像是想說什麼,卻在沉默數秒後依然搖頭。

「沒有。」

沒、沒有?一個也想不出來?你就不能努力點,認真想想看嗎?一定會有的吧?

不過仔細想想,小金平常的生活,好像都是在工作……也沒聽說他有什麼興趣,甚至也沒聽說過會跟朋友出去玩之類的事,所以……難道沒工作可以做,就找不到自己的價值,因此覺得沒必要活下去?但是在這裡也能找新的工作不是嗎──

「大金,待在這裡不動是不會餓死的,餓死很舒服耶!」

「前輩不用擔心,過去我也有不想出門拿公家糧食所以餓死的經驗,我知道是什麼感覺,沒有問題。」

有很大的問題吧!哪裡沒有問題了!

啊不對,其實他也可以在趕走我之後自殺,就算沒有魔法,他應該也有辦法自殺……我一定要想辦法讓他肯跟我走啊!丟在這裡怎麼行呢?

鼓勵沒有用的話,那不然……裝可憐試試?

「你不要放棄啦,如果你不想活了,那我怎麼辦?」

儘管這裡有可能是自己的老家,為了博取同情心,范統只能說謊。

「這裡有魔法,多半也能用符咒,都還不知道有沒有危險,我、我什麼都做得好,連話都能好好說,要是你拋下我不管,我一個人要怎麼活下去……

……

聽了他說的話,金侍再次看向他,神色十分複雜。

范統從他的臉上讀到了幾分擔心,似乎還有幾分猶豫跟掙扎。等待的途中,范統也很緊張,倘若金侍還是不肯改變心意,那他還真不知道能怎麼說服他。

……我知道了。」

金侍冷靜地回答後,總算站了起來。

「前輩一個人的話,確實讓人有點擔心呢。抱歉,是我沒顧慮到您,如果您需要同伴的話,我會陪您到安頓好為止,希望能讓您安心一點。」

見他總算肯起身,范統一方面高興,一方面也察覺自己除了鬆一口氣,心中似乎還有一些湧上來的思緒與疑惑。

但他總是很習慣地把那些思緒壓下去,這一次也一樣。

「對了,大金,你翻譯反話的能力是不是變差了?剛剛交談好不順,你都會錯意耶。」

「是嗎?我運氣真好,要是這樣的運氣能維持久一點就好了,老是聽不懂前輩說的話,我也覺得很不好意思呢。」

金侍的臉上重新出現了微笑,就像平常一樣──范統因而放下心來,心情也穩定了不少。

安心的理由,到底是「小金終於不尋死了」、「總算不至於變成沒同伴能商量的狀況」還是「小金終於恢復平常的樣子了」?

他說不上來。

這種逃避尋找解答的感覺最近偶爾會出現,雖然有點困擾,但只要忽略,就不會有事了。




8 則留言:

  1. 金范本第三本呀!!期待~期待~

    回覆刪除
  2. 金范 大好評啊!根本官配(咦?!
    連竹官大都下意識要脫...(啊斯
    要整裝待發(轉很硬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