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之鑰

沉月之鑰

2017年10月16日 星期一

沉月之鑰第二部 卷六 血脈 試閱十二


最後一回試閱






……

月退勉強接受了他的說法,乖乖讓冽崔替自己施術。原本他覺得聽不懂也沒關係,就像當初殺東方城的三十萬大軍一樣,不知道對方在說什麼,下手時就不會猶豫了,不過理智一點來說,能夠聽得懂迴沙語言確實比較方便,雖然霽雨說不定也懂得這種手法,但萬一霽雨不會,接下來就很麻煩了。

確認月退現在聽得懂迴沙話之後,硃砂便站在兩人中間,為他們做了一下介紹。

「好,他是迴沙代王,你說你知道,我就不多說。」

對月退這麼說之後,硃砂轉向冽崔,交代了月退的身分。

「他是西方城少帝恩格萊爾,您總該知道是誰吧?」

冽崔再怎麼不關心幻世,再怎麼孤陋寡聞,也一定知道西方城少帝指的是什麼人,名字有沒有聽過反倒不是重點。得知這個訊息後,他彷彿覺得一切很荒謬,反射性就質問起硃砂來了。

「你不是個普通的新生居民嗎?怎麼會認識西方城少帝?」

所謂的認識,當然不只是認得臉而已。冽崔看得出來他們有一定程度的交情,所以才感到奇怪。

一個東方城的普通新生居民跟西方城少帝很熟,本來就是很不可思議的事情,不過硃砂並不想多做交代。

「我跟誰認識,本來就不需要向您報備吧?您之前又沒有跟幻世聯絡的意思,知道我認識誰,對您來說有意義嗎?」

他才剛說完,不等冽崔反應,隨即問了下一個問題。

「你們為什麼會打起來?」

「有人攻擊我,我能不反擊嗎?」

冽崔沒好氣地反問,要不是月退的實力讓他覺得訝異,他恐怕根本不屑回答這個問題。

「你能帶人來攻打蓮宮,卻不許別人攻擊你?」

月退則冷冷地這麼問,他不客氣的態度讓冽崔又惱怒了起來。

「我要不要打蓮宮,關你什麼事?」

「我不想回答這個問題。反正只要能打殘你,你們就會退兵了,我只是為了這件事來的。」

「所以你是來幫蓮宮的?無論這是什麼狀況,你們要不要坐下來好好談談?」

硃砂介入了他們之間氣氛惡劣的對話,由於對話的對象換了人,月退的語氣才和緩了些,但態度依然強硬。

「沒有什麼好談的,要談的話,去找夫人談。」

「她是該為自己做的事情做出解釋!」

提到霽雨,冽崔想到自己沉睡的時間裡發生的事情,就忍不住要生氣。

「代王陛下,別告訴我您還想繼續打,無論您會不會贏,在你們分出勝負之前,這裡早就被毀得一乾二淨了。」

硃砂不樂見他們兩人再度開戰,不過要他們休戰,也得兩人達成共識才行。

「無論我會不會贏?你的意思是我有可能輸?」

偏偏他這句話讓冽崔覺得十分刺耳,頗有不想善罷甘休的架勢。

「難道你認為自己一定會贏?」

硃砂還沒回答,月退就語氣不善地反問,這時硃砂忽然覺得讓他們能夠直接溝通並非好事,但後悔也來不及了。

「你們不要吵架!好好解決問題!別用打架來解決,你們兩個不管誰死了都是很糟糕的事態,別隨便給別人添麻煩!」

他的話對冽崔未必有用,不過對月退還是有一點影響力,於是月退總算以平靜的語調做出要求。

「退兵。無論你有什麼事情要找夫人,我都不會任由你闖進內院驚擾她,如果不想繼續戰下去,就把你的人從這裡撤走,等夫人身體狀況好一點,再來談其他事情。」

雖然他沒強調自己的身分,但冽崔不會因此而認為他的發言只代表自己。

「這是你以西方城皇帝的身分做出的宣告嗎?西方城打算和蓮宮合作?迴沙王族的事情,你到底有什麼資格干涉?」

……跟西方城沒有關係。」

月退並不想利用這個身分來達成目的。他就連閉嘴製造一點誤會空間也不肯,然而即使他這麼說,冽崔也未必會相信。

「代王陛下,現在狀況太混亂,不如就先退兵,彼此都冷靜下來再說吧。」

「你也要我退兵?」

冽崔在心情差的時候,總是沒在用腦袋思考事情,硃砂一直覺得這一點讓人很困擾,因為這種時候只能強硬地和他溝通。

而要在冽崔心情不好的時候用強硬的態度對他說話……分寸沒抓好的話,說不定就要回幻世的水池重生了。

「您是來解決問題,不是來拆房子殺人放火的吧?既然您沒有要霽雨夫人的命,又無法以壓倒性的力量逼對方出來面對您,現在不退兵還能怎麼樣呢?」

聽完他的話,冽崔僵著臉沉默了幾秒,終於有了決定。

「那就叫他們撤下去!我給你們一天的時間,安頓好之後,我就派信使上來,不要再挑戰我的耐心!」

對他來說,這已經是很大的讓步,但月退可不怎麼領情。

「三天。多等兩天你也沒什麼損失。」

「你真以為我不會繼續打嗎──」

「代王陛下!您的舊傷都還沒完全好,請您顧慮一下身體,不要再想著要打架了!」

硃砂本身的耐性也不怎麼好,見冽崔一直失去理智,他忍不住吼了這麼一句,卻引來了月退的關注。

「你身上有傷?」

月退臉色難看地對冽崔問出這個問題,冽崔則不怎麼甘願地承認了。

「有傷又如何?就算身上帶傷,也不妨礙我戰鬥!」

這逞強的話,硃砂一聽就想翻白眼,月退則在這個時候做出了令人吃驚的舉動。

他俐落地劃開自己手指的肌膚,流出來的鮮血在他的引導下化為溫暖的光芒,籠罩到冽崔的身上。

冽崔完全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那道光芒沒有侵略性,所以他沒有反應過度地做出什麼應對,只見面前俊美的青年冷淡看著自己,神情高傲地做出解釋。

「我治好你。三天後若是要再打,別再跟我說什麼有傷,我不需要佔這種便宜。」

他所做的事與他說出來的理由,讓冽崔不知道該說什麼,而他身上那正常來說還要沉睡很多年才能痊癒的舊傷,還真的好了。

要說什麼治療魔法能這麼神奇,他所能想到的只有幻世兩國的王獨有的王血。

拿這麼珍貴的東西替敵人治療,這傢伙到底在想什麼?

在他還在驚愕的時候,硃砂已經伸手往月退的頭巴了下去。

「呆子!誰讓你治療敵人了!你的腦袋裡面到底有沒有裝東西?你不是站在蓮宮那邊的嗎?要是因為這樣而打不贏,你打算怎麼辦?」

「痛……硃砂,你到底是站在誰那邊的?」

「我只是看不用大腦的呆子不爽而已啦!」

月退明明閃得開,甚至一出手就能將硃砂打倒在地,但他還是沒這麼做,只因他不希望硃砂更生氣。

「治都治了,我沒什麼好說的。」

他看著硃砂,想到剛才他不顧安危擋在自己身前的事,覺得應該道謝,卻又想起硃砂說過不想再扯上關係的話,這聲謝便沒能說出口。

「今天到此為止,我要回去了。硃砂,我很高興還能再見到你。」

月退說完這句話,隨即轉身離去。

因為知道王血使用後有後遺症,硃砂聽他說要走,便沒有攔他,不過冽崔還沒說要放人,一旁屬於冽崔的低階附魂使自發性地聚攏過來擋住他的去路,這使得月退不耐煩了起來。

「閃開!」

這幾天的嘗試和戰鬥中的領悟,讓月退不自覺地學會了很多印記的使用方法,此時他隨手將印記打出去,接收到印記的低階附魂使們立即恭敬地讓出路來,他不以為意地直接走過去,後方的冽崔卻臉色一變,又叫住了他。

「慢著!你跟霽雨是什麼關係,為什麼能操控她的印記?」

「我沒有義務回答你。」

月退頭也不回,縱身躍起,一瞬間就沒了蹤影。




7 則留言:

  1. 越來越期待出書了!!

    回覆刪除
  2. 真的 快等不及了

    回覆刪除
  3. 求冽崔舅舅知道自己多了一個侄子之後的心理陰影面積wwww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侄子還可能會打不贏啊����������

      刪除
    2. 打不贏是事實啊~XD

      刪除
  4. 這兩人的互動就想起當初伊耶哥哥跟04大人初見面的感覺~

    不懂語言只想要開打

    在戰火中間的人真的很可憐啊XDD

    感覺第6集總是充滿爆點的分水嶺啊~

    沒了試閱~~可以乖乖等出書了

    一想到好多新圖就很開心

    荷包君您安息吧~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