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之鑰

沉月之鑰

2017年10月12日 星期四

沉月之鑰第二部 卷六 血脈 試閱八



● 珞侍的事後補述



雖然新的高級糧食送到,我們已經成功換取了一筆新的經費,但沉月通道的氣流不穩定的事,還是讓大家的心情很沉重。

當務之急應該是找回范統跟沉月──綾侍這麼說的話,我忽然為小金哀傷了一下。確實,有沒有找到小金似乎不是那麼要緊的事,沉月通道的事他完全幫不上忙,但這種說法好像他一點也不重要,沒回來也沒關係似的……

綾侍說小金跟范統都不可原諒,要我到時候別心軟,可是……那要怎麼處置?公事公辦,完全按照東方城律法?那不就是要處決了嗎?我把他們找回來,不是為了要看他們變成屍體啊!

到時候到底要怎麼處置,我十分頭痛,不過這件事可以等找到人再來煩惱,我們必須先解決別的事情。

我們命令了身在迴沙的新生居民,要他們四處去找人,只要見到范統或小金就通知我們,但還沒有消息時,我並不希望自己只能靜靜等待。

暉侍自告奮勇說要去找,只是我覺得不太妥當。要去找范統,首先是要找到他,再來是要有辦法將人帶回來,暉侍的話……沒跟著一起跑就不錯了,我實在不太看好。

先前綾侍之所以認為該回幻世,是因為失去神器,如果存識宮這邊有什麼不好的意圖,我們恐怕無法輕易反制,而我沒料到的是,他擔憂的事情竟然會這麼快就發生。

我們在會館待沒幾天,因為有新生居民回報在某個位置看見范統,所以我們打算動身去找。為求保險,我打算和綾侍一起去,暉侍跟莎諾也說要跟,於是我感謝了聆夢宮主這段時間的招待,並告知她我們要離開到其他地方看看──

但她卻不讓我們走。

『迴沙的情勢很亂,您們是貴客,我有義務保證您們的安全,在霽雨夫人允許之前,請待在這裡不要離開,否則我會很困擾的。』

儘管她說得很溫和,卻是一副沒得商量的態度,我心中一凜,只能盡量表現得輕鬆一點。

『宮主真是為我們著想,其實這裡有吃有喝我也捨不得走呢,那我就心安理得繼續讓你們招待了,呵呵。』

敷衍過去後,為了不被懷疑,我只能等到午餐這個名正言順聚集大家的機會再說出這件事,我認為這是個很不妙的狀況。

『這是軟禁?她怎麼敢!』

莎諾十分氣憤,暉侍則顯得有點疑惑。

『奇怪,那之前我們去參觀世界裂口時怎麼沒被阻止?明明也是集體離開啊。難道是那個時候走得太神不知鬼不覺了?』

其實我也有相同的疑惑。或者是……他們基於什麼理由改變了方針?

『天啊,這女人聽起來好恐怖,到不了手也要強行把人留住,有夠糟糕!』

糟糕的是你才對吧,音侍。你是怎麼想出這種結論的?什麼叫做到不了手?我們不是那種關係好嗎?以前不是,現在也不是。

『無論如何,這絕非友好的態度。就算暫時無法回幻世,我們也得離開這裡。』

沒有人喜歡行動被限制的感覺,所以我也贊同綾侍的意見。然而,說不定他們已經在防範我們逃走了,想要神不知鬼不覺地所有人一起離開,恐怕沒那麼容易。

要是范統在的話……一定會覺得我們還是先吃飽再說。但這種緊張的感覺已經讓我沒胃口了,午餐我只食不知味地吃了一點點,至於離開的方式是要硬闖還是智取,大家討論了很久也沒有肯定的結論。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我一開始就拒絕了手環。假如他們原本就包藏禍心,那手環說不定也有問題。綾侍可以變回原形來擺脫手環,暉侍跟莎諾,不得已的話可以自殺,原生居民可就沒辦法了……

啊。

那爾西跟伊耶……有戴呢。

我如果說出來提醒大家,暉侍是不是會很煩惱?但還是該提醒大家注意吧,畢竟是這麼危險的狀況。

那爾西一向那麼謹慎,怎麼會這麼隨便就戴上這種來歷不明的東西呢?還是說,他認為自己現在只是個小小的侍衛,不會被特別關照,所以戴了也沒有關係?

這麼說來,迴沙這次提出旅遊邀請,目的到底是什麼,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

為了糧食?想拐我們過來綁架?還有呢?

最後我們說好要趁夜偷溜,如果被發現就硬闖。從未做過這種事的我相當緊張,一面躺在床上假睡,等待約好的時間,一面也設想著最壞的結果會是什麼。

看在人質價值與王血的份上,他們可能不會殺我,但我不清楚他們會怎麼對待綾侍。

我們只能成功,不能失敗吧?

這樣的壓力讓我閉著眼睛裝睡時也覺得痛苦。而就是這種緊繃的狀態,使我的知覺格外敏感,因此當有人闖進我臥室時,我立即就察覺到了。

我驚嚇地坐起,反應已經相當快速,對方卻更快地欺近身來,我根本還沒弄清楚對方的位置就已經被解除護身結界,定了身,摀住嘴巴,這使我非常驚恐。

存識宮什麼時候有這麼厲害的人了?我的純黑色流蘇不是拿假的,就算是那天上台的九級附魂使,也不可能這麼輕易地靠近我,這個人到底是誰?實力究竟到了什麼程度?

這時,一個中性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別喊人,乖乖回答我的問題。』

這句話讓我心裡一陣疑惑。

難道這個人不屬於存識宮?

而我判斷對方能一瞬間取走我的性命,所以我老老實實地維持安靜,不敢耍什麼花樣。

『這裡是存識宮的根據地嗎?』

這個問題讓我一頭霧水。

所以這個人並不確定這裡是什麼地方,就闖進來了?雖然他可能有任何地方都來去自如的能力,但難道不該先搞清楚自己要去的地方在哪裡嗎?

總不會是進來問路的吧?

……不算是吧,這裡是存識宮接待客人的會館。』

我照實回答,而存識宮的根據地在哪裡,其實我也不知道。沉月通道那裡應該也只是存識宮設立來處理幻世旅客的分部,這裡就更不是了。

但不管怎麼說,要找存識宮的根據地,卻找到這裡來,也太離譜了吧?會館可不是在沉月通道旁邊,這裡和沉月通道可是有一段距離的耶。

『接待客人的會館?』

對方在聽完我的回答後,似乎有點錯愕,彷彿不太相信。

『怎麼可能……地圖上明明是……我以為這應該是正確方向了……

由這聲音聽來,對方似乎遭到了很大的打擊,我則不曉得該做出什麼反應,只好不開口。

所以是迷路,找錯地方了?

原來……就算練到這麼強,還是會跑錯地方的啊?既然有地圖,難道不能直接用術法傳送過去嗎?即使有環境因子的干擾,還是可以傳到那附近再徒步前往吧?

『那你知道存識宮的根據地在哪嗎?帶我去見他們宮主。』

對方緊接著提出了這樣的要求,讓我立即困擾了起來。

能不能別這樣鬧我?我正準備逃離這裡,現在卻有個不知哪來的高手冒出來,要押著我去見聆夢?我簡直只想叫救命!難道我就真的這麼倒楣嗎?怎麼范統要逃跑的時候都不會遇到這種事?

『能不能放過我,我正想逃離這裡,根本不想再去見存識宮的人啊。』

因為這個人的口氣沒有很兇惡,我決定試著求饒。

至於我不知道存識宮根據地在哪的事,我覺得還是先保留著別說比較好,以免錯估了對方的個性,被認為沒利用價值,然後就隨手解決掉。

『逃離?你雖然住在存識宮招待客人的地方,卻跟他們不是友好關係嗎?』

我該怎麼回答這句話才好呢?首先我必須知道對方的立場,才能選對邊吧……不,仔細想想,我在說出要逃離這裡的時候,就等於已經表態了,我怎麼說話之前就不能謹慎一點?

『沒錯,我本來想今晚逃走的,沒想到還沒行動就遇到了你,現在動都不能動。』

在心一橫說出這樣的話後,對方爽朗地笑了起來,雖然我覺得現在這個狀況一點也不好笑,但此時此刻並不適合說出來。

『那真是抱歉了,不過遇到我應該算是你的幸運才對,只要你帶我去找存識宮宮主,我現在就可以協助你逃出去。』

對方這句話,讓我灰暗的心情總算有了點改變。

在房間裡睡覺就能撈到一個絕世高手幫助我逃亡?我的運氣果然還是比范統好的!范統撈到的不過是小金而已!


1 則留言:

  1. 小金被比下去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