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之鑰

沉月之鑰

2017年7月17日 星期一

似水流年《沉月之鑰外篇》 試閱八

 最後一回試閱





還記得小學的時候,我就已經是邊緣人,分組總是沒人要,同學們約慶生約做報告也都沒我的份……一切只因為我在班上最可愛的女生來問我自己未來能不能當上女明星的時候跟她說不可能,然後她一哭一鬧,我就這樣被排擠了……

但不可能就是不可能啊!妳高中就會胖到八十公斤了啦!這是要怎麼當女明星?小學生哪裡懂得說善意的謊言啊,而且那時候我幫忙算都沒收費耶!

老實說我有時候會算不準,有時候算不出來,然後很多時候我都不確定自己算出來的是否準確,但想起這件事還是傷心。

至於國高中……是有可以說話的同學,勉強找得到人問事情,但那些人應該沒把我當朋友吧,畢業也都沒聯繫了。導致我對於朋友的概念都是從書上看來的,都不知道有沒有偏差……

「啊──要是跟大家交朋友都能這麼容易就好了。」

白易仁在這個時候感嘆了起來,他和全班同學交朋友的野心,范統其實也很佩服。

「其實如果你有足以令人動容的實力,別人自然會來跟你交朋友。為了不被當成敵人而交的那種朋友。」

莊晚高倒是認真回了他一句話。

呃,這種也算朋友嗎?那不是「我們都很害怕你」的意思?你的朋友定義好像跟我想的有點不一樣,在你心裡朋友到底分成幾種?所以你剛剛的意思其實是「不客氣,我們是待會要一起吃飯的朋友」嗎?

「哈哈,那也太難了吧?我沒那麼不切實際,還是接著參觀下一個帳篷吧。晚高,下一個帳篷你要挑戰嗎?要是又贏了,我們搞不好可以有雙份的蝦子?」

你這句話讓我開始懷疑你是否跟我一樣是個吃貨。其實大家都很在乎食物嗎?所以我不必覺得自己很可恥?

「不需要那麼多蝦子吧?也給其他同學一點表現的機會,或者你想嘗試看看?」

莊晚高沒有一直出風頭的意思,既然他這麼說,白易仁就不再鼓吹,乖乖跟著隊伍前進。

也許是有人挑戰過而且成功了,接下來的帳篷同學們都感興趣了起來,大家躍躍欲試。第四個帳篷跟第五個帳篷都是簡單的結界,舉手挑戰的同學也都成功過關。

看著挑戰的結果,范統首先想到的事情不是評論聲光效果,而是……

這些人都沒肉吃了。

為自己的小組贏得蝦子,就等於讓別人的小組沒肉吃,多麼殘酷啊!食物的怨恨可是很深的,真的不會讓大家感情變差?也許哪位同學只是隨便弄一弄帳篷,沒拿出真正的實力,哪知道這居然關乎晚餐的肉,想重新布置已經來不及,就這樣被破解,輸得很不甘心──如此一來,搞不好會想報復啊?還是我想太多?

「那個……晚高,你做結界的時候有沒有拿出全力?我好擔心我們的帳篷啊……

萬一我們的帳篷也被破解,那可就哀傷了。早知道剛才我也該加入討論,講一些天馬行空的建議,讓晚高把帳篷的結界做得強一些?不過就算我講得出來,晚高也未必做得出來吧?

「拿出全力?」

莊晚高睜大眼睛,就像是聽見了什麼不可思議的話。

「只是一個過夜用的結界,這裡沒有人會拿出全力吧?」

你這麼說也有道理,除非那個人早就從學長那邊聽說了這件事……又或者那個人本身是完美主義者,什麼事情都要做到最完善,才有可能?

「我們的帳篷很快就要到了,現在擔心也沒用啦。」

白易仁似乎看得很開,莊晚高也沒多說什麼。又經過幾關後,等學長帶著大家來到他們帳篷前面,莊晚高便負責出來介紹。

「我們的帳篷只考量睡到一半不能垮,待在裡面不會被吵到,以及外人無法隨便進去。所以只要能進入帳篷或摧毀帳篷,就算贏了。」

等一下──!不要摧毀我們的帳篷!沒肉吃也就算了,我可不想今晚沒地方睡啊!不用提供兩個條件吧?要求他們嘗試進帳篷就好啦!

「嘗試失敗的話會有危險性嗎?」

在見識過中間那幾個會打雷、會電擊的帳篷後,同學們在挑戰之前也多了幾分警覺心,想確認清楚危險性,再來決定要不要嘗試。

至於被雷打中跟觸電的那兩位同學,已經先送回他們的帳篷休息了。由於雷電只是法術效果,在另一名學姊的照料下應該沒有大礙。

然而,就算如此,大家還是不想當下一個中招之後狼狽倒下的人。

「沒有,我暫時先撤掉了。」

莊晚高平淡地回答,聽在范統耳中卻一點也不平淡。

你的意思是你在大家面前修改結界,然後沒有人發現你何時動的手腳?不,搞不好有人發現,只是不一定要講出來吧,學長也沒說不能當場偷偷修改……

「那我要挑戰!」

「我也要!他要是失敗了就換我!」

同學們相當積極,而這樣的積極看在范統眼中,依然只想到與食物的關聯性。

沒記錯的話,這幾位好像都是防守失敗的同學,因為沒肉可吃了,連忙出來爭取蝦子嗎?不過剛剛帳篷被晚高破解的那三位女同學都不敢出來說要挑戰了,顯然是知道自己技不如人,而你們一樣是落敗組,就這麼有信心能破解別人的帳篷?

接下來的事情也證明了范統的想法正確。第一個同學念念有詞,不知做了什麼準備,但他光伸手去碰帳篷就被彈開,連續彈開幾次之後,他無奈地宣布放棄。

第二位同學拿出了看起來很有一回事的小道具,雖然范統什麼都看不懂,但他相信這些同學都很認真,然後被彈開的情況也不是演出來的,是真的無法碰觸。

第三位同學是看了前兩人的失敗後興致勃勃跳出來的,有些人遇到有挑戰性的東西就會手癢,顯然這個系上也有這種人。然而這個同學一樣拿帳篷一點辦法也沒有,就算他想改成挑戰摧毀帳篷,那些感覺很厲害的攻擊還是傷不到帳篷分毫。

「這下穩了!有肉吃了!」

范統小聲地握拳自言自語了一句,莊晚高則以無奈的眼神看向他,然後裝做什麼都沒有聽見。

經歷三個同學的挑戰後,學長宣布他們防禦成功,相較於滿心想著食物的范統,白易仁喜悅的是別的事情。

「這個挑戰活動真不錯,可以幫助我知道哪些人一定要把握!如果無法跟全班同學交朋友,至少也要跟比較強的交啊!要是沒這活動的話,大家平常也未必會把能力顯露出來,要是每個人都跟晚高一樣想裝普通,我就困擾了,學長真是英明!」

那種事情怎樣都好啦……嗯,在我想著肉的時候,說不定他們兩個也是這種想法……

「還有幾個帳篷?」

「你也期待看到更多人的能力嗎?」

白易仁一副找到知音的樣子,問了莊晚高這句話,但莊晚高搖了搖頭。

「不,我餓了。」

……

搞半天晚高還是跟我同一國的嘛,肚子餓的情況下什麼事情都不想做啦,連看戲也沒興趣好嗎?

幸好占卜系不算是大系,這次來參加迎新宿營的也不是全部的同學,所以後面只剩下一個帳篷。在得到肉的組別又多出一組後,學長便帶著大家去領食材,準備烤肉了。

這個地方有專門的烤肉區,爐子跟架子都是現場租用的,但木炭得自備,生火也得自己生,他們頓時面臨了第二種普通人大考驗。

「你們會生火嗎?」

莊晚高發問後,白易仁立即搖頭。

「不會。」

世界上最絕望的事,就是在自己不會生火的情況下,聽到同伴一個問人會不會生火,一個說不會。

「我也不會……總之用火柴?先燒燒看?」

食材跟爐子都在眼前,卻因為沒有火而不能開始烤,實在是很痛苦的一件事。范統見其他組別也在努力,甚至有人開始啃起白吐司,頓時覺得自備小型瓦斯爐在那裡開心烤肉的學長學姊十分沒良心。

烤肉這種事情是有香味的啊!我們火都還生不起來,你們在那邊作弊用瓦斯爐烤肉?沒得吃還要一直聞香味,這是想逼出我們的潛能,讓我們快速生出火來嗎?

「晚高……其實你會生火的吧?」

在把火柴丟下去三分鐘仍未見到木炭有任何變化後,范統懷著希望問出了這個問題。

「唔……你三分鐘就想放棄了?」

你不是也餓了嗎?生火之後烤也要時間耶!難道你不想為你飢餓的肚子出一點力,打算放著它不管?

「別說三分鐘,我連三十秒都不想等啊!這裡大家都知道你不是普通人了,生個火應該也沒什麼關係吧?」

在他這麼說之後,莊晚高看起來心情很複雜。

「活這麼久,這還是第一次,有人請我做的事情是生火……

這是覺得大材小用嗎?但你不是在便利商店打工?客人總會請你幫忙影印加熱什麼的,那些不也是小事?

……啊,我知道了,那些事情你沒有使用能力,是用普通人的力量完成的……如果你希望要破戒就破大一點,那你可以直接把這裡所有的食物都弄成熟的?這樣的要求會不會太超過?

而莊晚高自言自語完,就默默伸出手,讓爐子裡憑空出現一團火焰。木炭有沒有被點著,他絲毫不在意,就這樣直接將烤網放了上去。

「好了,開始烤吧。」

「咦?可是木炭還沒……

「不需要木炭。火會一直燒,用火烤就可以了。」

太奇幻了!沒想到有朝一日我居然會用浮空飄著的火烤肉!晚高你根本什麼都會吧,只要你肯用能力的話!

「真是個好消息,那我們現在就來烤──」

白易仁說到一半,又茫然地看向他們。

「你們懂得怎麼烤肉嗎?」

……

不是就……什麼東西都放上去,然後熟了就能吃了嗎?只要別燒焦或沒熟就好了吧,還需要懂得什麼?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這個我倒是懂。」

「太好了!晚高,那可以麻煩你嗎?」

「哇,你連烤肉的魔法都會?」

范統驚訝地說出這句話後,眼前的兩人的都用異樣的眼神看向他。

「我們是在說正常的烤肉啦……

白易仁嘆了氣,莊晚高則做出了很實際的分析。

「應該沒有人會發明這種法術吧,如果他真的有發明法術的能力,拿錢去請個廚師還比較快。」

我只是還沉浸於非現實的氣氛中,腦袋沒轉換過來啦……幹嘛這樣看我,難道你們都沒有搞錯狀況的時候?


2 則留言:

  1. 有種范統好傻好天真,真可愛wwww

    回覆刪除
  2. 太可愛了好好笑,從頭到尾都想吃吃吃啊XDDD
    只是覺得晚高好寵溺啊www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