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之鑰

沉月之鑰

2017年7月16日 星期日

似水流年《沉月之鑰外篇》 試閱七




章之二 普通不普通,是比較出來的

『上大學以前,我一直都以為自己不是普通人所以才會被排擠,沒想到上了大學以後,我居然擔心起我會不會因為太普通而被排擠……這是什麼巫術?』 ── 范統

『同學,不會啦,夠普通才會找人求助,這樣我們才有客源啊!普通不是問題,不過如果你沒有錢,那就沒有人會理你了。』 ── 同學甲(專業抓鬼,有需要請洽詢)



解決帳篷的問題後,范統與莊晚高、白易仁一起去廣場集合,帶隊的學長說飯前還有個活動,而所謂的活動居然是……參觀大家的帳篷。

大家的帳篷有什麼好參觀的?這居然也能算是一個活動?

范統心裡冒出了許多困惑與不解,學長甚至還說這是系上的傳統,導致他更加疑惑,也只能乖乖跟上去。

「你們覺得為什麼要參觀大家的帳篷啊?」

行進其間,范統低聲問了一下他的兩個同伴。

「一定有很多人跟我們一樣架不好帳篷,應該是要參觀大家能弄出什麼花樣吧?還好我們的帳篷也有處理過,這樣就不會被人小看了。」

可是那是莊晚高一個人處理的啊,我們這豈不是沾光?

「藉由帳篷上的加工,可以清楚看見同學的能力與個性,同時也是種實力的較勁吧。」

莊晚高也說了自己的看法,接著又補充了一句。

「但搞不好只是想看看誰能真正架好一個帳篷也不一定。」

……我覺得不靠任何外力就能架好一個穩固帳篷的人,才是最強的吧。這代表他失去自己的能力,野外求生也不是問題耶……至少他能把帳篷搭好,對吧?

「不會吧,學長對我們應該沒有這種期待啊,我們進占卜系又不是為了學習怎麼當個普通人!」

白易仁立即反駁了這個說法,這時他們也到了帳篷區,大家便開始研究眼前的帳篷了。

范統他們搭帳篷的位置比較偏遠,從這裡看不到,而現在能看得到的帳篷,有些光是外觀就很奇怪,顯然系上也有一些不喜歡低調的同學。

學長帶著大家一路走過去,路上看見占卜系的帳篷就問是哪個小組的,問過帳篷有什麼加工後,還詢問接不接受破解的挑戰,不接受就跳過,接受的話,成功防禦就能得到獎勵。

所謂的防禦成功,條件是接受三個人的破解,如果他們都破解不了,或者沒有人想破解,就是成功達成防禦。

聽到有這種玩法,范統開始深深覺得名為占卜系的這個地方其實根本不是自己該踏進來的,不過一切都來不及了,除非他回去苦讀,再去考轉學或轉系──然而他已經不想再經歷一次大考。

既來之即安之,又沒有強迫我做什麼,就當看戲!見見世面!沒問題的!雖然我多半什麼門道也看不出來……

第一個帳篷屬於幾個個性比較內向的男同學,他們表示帳篷只做了簡易的加固,完全禁不起考驗,因此拒絕挑戰,直接認輸。

第二個帳篷是一個魔術師、一個念力師和一個靈體研究者,由於魔術師的惡趣味,帳篷被打造得像是驚奇屋一般,有不少嚇人的機關,還有猜謎,由於破解的要求是看出機關的秘密所在以及答對所有謎題,大家意興闌珊,沒什麼挑戰的意思,他們就這樣得到了獎勵。

把帳篷做成這種模樣到底是想幹嘛?自己回帳篷的時候不會困擾嗎?還占據了這麼大範圍的帳篷用地,乾脆弄成鬼屋算啦!其實你們一開始就想邀其他同學來你們帳篷玩吧?還是你們真正想搞的是密室逃脫?

然後那個獎勵……居然是晚上烤肉的肉類食材?這是沒通過考驗就沒肉吃的意思嗎?每個人不是都繳一樣的費用?沒肉吃也太殘忍了吧!

「晚高,你會想嘗試破解嗎?」

白易仁在稱呼上已經自動拉近距離,對於他的問題,莊晚高笑了笑,搖搖頭表示沒有意願。

「咦?可是破解成功的話學長會送蝦子耶。」

啊我怎麼就這樣把心裡話講出來了。我只是想說沒魚蝦也好,不對,是沒肉蝦也好。不然萬一我們只有吐司豆干香菇玉米之類的東西可以烤怎麼辦?上山來吃素?

「是嗎,那下一個就來破解一下好了。」

范統原本正反省自己說話說太快,沒想到莊晚高看向他思考了幾秒後,居然同意了。

……有蝦子可以吃了?這好像不是重點,又好像是重點,不過下一個帳篷有什麼機關你都還不知道,就已經決定要破解?還真有自信。

「晚高,你知道下一個帳篷有什麼嗎?萬一剛好是你不擅長應付的東西呢?」

「那就再下一個吧,反正還有好幾個帳篷。」

原來只是隨口說說啊,那就讓我們看看下一個是什麼好了。

學長帶大家經過的第三個帳篷,屬於幾名女同學組成的小隊,其中有車上那個預言別人下輩子的女同學,以及另外兩個發言都很恐怖的女生,她們的帳篷帶著一種詭異的氣息,范統一看就冒了冷汗,完全不想接近。

「我們的帳篷設了看守靈,也放上了反噬入侵者的詛咒,你們只要進去待十秒又能平安出來,就算贏了。」

長髮的那名女同學做了簡單的介紹與宣告,范統聞言,不由得想再退後幾步。

進得去出不來嗎?能否說說有什麼樣的詛咒?如果有人挑戰失敗,妳們會幫忙解咒吧……?應該會吧?然後那個看守靈有多高的危險性啊?我真的很擔心挑戰的人會不會死於非命……

「我想挑戰。」

因為剛才已經說了要挑戰下一個帳篷,莊晚高很乾脆地舉手,走出人群,來到帳篷前方。

「學弟,你要挑戰?加油啊。」

「謝謝學長。」

莊晚高看似什麼防護措施都沒做,就伸手去掀帳篷,頓時一陣陰風襲來,眾人都感受到涼意,他則恍若絲毫沒有察覺,就這樣探入帳篷中,面對即將到來的考驗。

「他就這樣直接進去?不會有事嗎?」

范統看得有點不安,只能問問身邊的人。白易仁雖然沒說過自己擅長什麼,但搞不好看得出一點端倪。

「事實上我們也只能等著看結果啊。沒關係,要對自己的朋友有信心!」

啊,已經是朋友了嗎?也是,朋友應該不是需要口頭講過才能確定關係的,可是……有這麼快就可以當朋友?我沒什麼交朋友的經驗,實在不太敢確定……

在范統擔心的期間,十秒已經過去。帳篷只在一開始吹過一陣風,接著就無聲無息。莊晚高從帳篷內走出來時面色如常,就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般。

「過關了嗎?」

莊晚高一出來就向學長確認結果,那三位女同學則表情驚訝地竊竊私語了起來,像是很意外他能這麼輕鬆地進出。

「看來是成功破解了呢!恭喜!學弟,你們今晚有蝦子可以吃了!」

講真的……應該只有我這麼在乎蝦子吧?真正有能耐的人哪會為了區區幾隻蝦子動手啊,就算要動手也不是為了蝦子,是為了展現身手才對啦,學長……

「莊同學,能請教你用了什麼手法嗎?」

這時女同學倒是客客氣氣來求教了,但莊晚高似乎不想多說什麼。

「沒什麼特別的,不需要在意。」

既然他不想回答,對方也不敢再追問下去,這種奇妙的氣氛使范統忍不住又胡思亂想了起來。

這到底是什麼狀況?莫非他是很可怕的高手?明明看起來就是個普通人啊!也就是說他致力於讓自己普通,確實有效果?不過要是他很厲害的話,又何必怕麻煩……是不是高手的個性都比較奇怪?

不過,無論高手的個性奇不奇怪,只要這個高手站在自己這邊,一切就無所謂了。

「晚高,你真厲害!她們看起來很不簡單,沒想到你居然能如此輕易就破解她們設下的防護機制!」

莊晚高一走過來,白易仁馬上大力稱讚了他一番,范統也想說些什麼,但講一樣的話好像沒有意義,腦袋打結的情況他不由自主就把心裡想到的話直接說了出來。

「有蝦子吃真是太好了!你真是個好人!」

……我到底都在說什麼啊?感覺好像我只在乎食物一樣!雖然我的確很在乎,但我可以不要說出來啊──!

「不客氣,我們是朋友嘛。」

莊晚高愣了一下之後,隨即笑著這樣表示,這讓范統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還真的已經是朋友了嗎!原來這樣平凡地聊聊天,一起行動,就可以變成朋友了?為什麼我以前就是辦不到啊……


1 則留言:

  1. 范統也太可愛了吧WWW
    有蝦子吃太好了呢XDD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