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之鑰

沉月之鑰

2017年7月15日 星期六

似水流年《沉月之鑰外篇》 試閱六



『噢!這件事我沒問過他啦!他說是樓上鄰居在當美容院學徒,出兩百元請他當染髮的實驗品,他就拒絕了,顏色也是對方選的。』

但他大學四年頭髮一直是淺紫色耶。染髮效果不會持續這麼久吧,難道我又被騙了?我怎麼這麼好騙?

我將內心的疑惑說了出口,月退則給了我一個最可能的答案。

『說不定染了以後他挺喜歡的,就一直染下去了。』

是、是嗎?真看不出來這麼悶騷啊,我現在的心情好複雜……

由於月退好奇我到底什麼時候才發現晚高很厲害,所以我就繼續講了宿營的事情。

下了遊覽車後,我去廁所想看看自己身上的瘀青,結果發現皮膚一副完全沒受傷的模樣,還處在「難道摔倒只是一場夢」的困惑中,就被告知要自己搭帳棚。

所謂盡可能活得像個普通人這件事,所要忍受的事情實在太多了。我們三個沒有露營經驗的男生,勉強在營地教官的教導下將帳篷撐起,但才去別的地方做點事情,回來就發現帳篷被風吹垮了。

如此不堪一擊的帳篷,要人怎麼睡得安心?我們重新架了一次,總覺得還是很不牢靠,這時候阿仁就提出了一個很奇妙的點子。

『我們去問問看有沒有同學擅長做結界,有的話就請他幫幫我們吧?』

而我不太明白他的思想怎麼會如此跳躍。正常來說應該先找比較懂得怎麼搭帳篷的人幫忙才對吧,為什麼一下子就跳到找結界高手了?而且他想要的到底是什麼樣的結界?

『結界……?』

因為晚高失神了幾秒,害我以為他跟我一樣沒有辦法理解阿仁在想什麼,然而事實證明這只是我自己的幻想而已,他很快就回神過來,跟阿仁討論起結界種類。

『你想做防風結界嗎?只要能擋風,我們的帳篷應該還是撐得住的。』

『沒錯!原本不是好好的嗎?都是風害的啊!既然都重搭一次了,這次絕對不能倒!不然實在太浪費力氣了,你們也這麼覺得吧?』

是啊,是很浪費力氣,不過我還是覺得哪裡怪怪的吧?

『考慮到地震之類的因素,只有防風也許不太夠。睡到一半被帳篷壓在裡面可不是什麼有趣的事情。』

『防震嗎?感覺不錯啊,最好還能把帳篷的支架鞏固好,這個該怎麼做?』

『那應該是先強化主體材質,再施術使其不變,不過做到這種地步的話,防風跟防震就不需要了。』

你們到底想把帳篷變成什麼?那真的還是個帳篷嗎?

當時聽著他們討論的我,只能傻傻站在旁邊,沒辦法發表什麼意見。

『其實帳篷本體也不需要吧?直接睡在結界裡不就好了嗎?』

他們的討論方向漸漸歪往其他地方,偏偏還沒有人有拉回來的意思。

『雖然不透明的結界可以防止隱私洩漏,但這樣的話,外觀就太引人注目了,可能得將結界偽裝成帳篷才行。還要設定讓外人無法進出。』

所以果然已經不是帳篷了吧?你們這些人就是不想睡帳篷啊!

『再隔絕外界的聲音就更完美了,出外旅行住得舒服才是最重要的!』

『嗯,那麼就……對了,范統,你有沒有意見?』

這時候晚高總算想起旁邊被忽視很久的我,而那個時候我實在不曉得還能說什麼。

我當然也想住得好一點啊,管他是不是帳篷,那根本不重要,不過是不是該考量一些現實的問題?

『真的有同學會做嗎?就算有,對方要怎麼樣才肯幫我們?』

『還不簡單,付錢啊!這種不傷天害理又有錢賺的事,一定有人會答應的,大家沒那麼清高啦!』

『那會不會很貴?』

雖然我也想住好一點,但如果因此得花可以住高級飯店的錢,那根本就本末倒置了。

『預算也是個問題……

晚高這個連零食都只帶蘇打餅乾的人果然猶豫了起來。

『噢……這價碼就不一定了。』

阿仁家裡雖然有錢,但他其實沒有很大方,直接負擔支出或者請客這種事,他通常是不做的。

一定是因為這樣,所以他才會直到畢業都沒交到多少朋友吧?我可不是在說請客是應該的,只是在金錢上太計較的話,真的很難交友耶。

『你有沒有類似的經驗,說個價碼給我們參考?萬一我們找到會做的同學,都談妥以後又嫌貴不要了,這不是很尷尬嗎?』

要是因為這種事情而得罪一個有能力的同學,那可是很愚蠢的。

『這……沒辦法耶,我們家沒請人做過這種小事,費用根本不知道怎麼比啊。』

『我先說喔,我的預算只有三百元,請不起就算了,老老實實搭帳篷吧。』

『三百?太少了吧!雖然我不知道行情,但沒交情的情況下,三個人出不到一千絕對是請不起的!』

我也知道啊……可是我又不是什麼大富大貴的有錢人,搞不好人家晚高連一百都不想出呢,做人還是要實際一點,不應該打腫臉充胖子。

『好吧。我也沒什麼多餘的預算,既然如此,結界我來做好了。』

當晚高這麼說的時候,我跟阿仁的表情都很精彩。

說來說去,原來你會啊。原來你會啊!難怪需要什麼類型的結界都很清楚,怎麼不早說,害我們還討論價錢討論得這麼認真!

不過,說好的盡可能過普通人的生活呢?馬上就要打破了嗎?

『所以……莊晚高,你其實是結界師?』

大概是想到自己拉攏人脈的任務,阿仁他眼睛一亮,語氣又更熱切了幾分。

『不是。我只是會做而已。還是用這個帳篷為基底來做好了,你們讓一讓。』

那個時候的我,以為晚高只是稍微懂一點而已,所以才說自己不是結界師,沒想到事情根本不是我想的那樣。

準確來說,他應該是「不只是個結界師」才對,會的東西實在太多了……搞得我後來覺得他好像什麼都會,不管有什麼問題,問他就對了。

總而言之,晚高就這樣用我們剛剛重新搭好的帳篷來建立結界補強了。沒有什麼華麗的聲光效果,只隱約看見一層薄膜覆蓋上去後消失,他便告訴我們已經完成,而我進入帳篷喔,真的完全聽不見外面的聲音,連風聲都沒有。

『都聽不見外面的聲音會不會有點危險啊?』

我有的時候就是比較龜毛一點,晚高則給了我一個很厲害的答案。

『不必擔心,外面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知道,要是我不在,只要待在裡面,不管外面怎麼了,你都不會有事。』

哇,真這麼神?要是火燒山呢?火燒山也不怕嗎?

『好像很猛啊,我可以踹踹看帳篷,看會不會倒嗎?』

我說你這是有實驗精神還是白目呢?萬一倒了你賠嗎?

然後阿仁還真的去測試了,任憑他怎麼踢怎麼踹,帳棚都毫無反應,跟剛開始那種風吹就會倒的帳篷完全不一樣,讓人想大呼神奇。

『莊晚高,但你不是想盡可能過普通人的生活嗎?這是不是害你破戒了?』

我覺得我那時候問這個問題也很白目,不過我真的很好奇他的底線是什麼。

『嗯,「盡可能」。我盡可能不主動用自己的能力去謀取巨量的好處或傷害別人,但生活上的不方便,我還是願意拿自己的能力來解決。比方說上學快要遲到了,比起乖乖搭公車,用自己的方法趕路可能會快一點,那我就會這麼做。』

喔喔,是這樣啊……要是我的話,有能力可以用三分鐘就抵達學校,我一定睡到只剩十五分鐘再匆匆出門啊!平時才不會想早起搭公車呢!更何況搭公車還要花錢!

『你真特別,但你這麼不想用能力的原因是什麼?』

該不會又要回答因為我想盡可能過普通人的生活吧?那不就又重複了?簡直問什麼都可以繞回這句話。

『我不想為自己招惹太多不必要的麻煩,畢竟本來就已經有很多麻煩。』

這話有點道理。說起來做鐵口直斷,講錯或者講了真話對方卻不能接受,也會招惹很多麻煩呢。想當初我還小,我爸就為了躲避死纏著的客人而帶著我們搬家過,該怎麼說呢,自己的人生還是要自己負責,不要又想問別人,又想要別人幫你負責啊,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

不過我爸又很有個性,堅持只講真話,客人問他自己的女友為什麼會劈腿,他連「因為你已經劈腿過五次,這是命運給你的回報」這種話都說得出來,也難怪客人無法接受啊?

而且我很懷疑他是故意這麼說的,因為我們照理說看不到什麼報應之類的東西,我老爸應該只是算出那個男的劈腿過五次,就想嗆他吧?我說這樣是要怎麼做生意?說好的和氣生財呢?

如果是我的話,我一定不會這樣講,因為怕被揍啊!仔細想想,我爸那麼白目,我居然沒跟他一樣,真是令人感動……

『雖然你謹言慎行,但也不過喊了一聲阿姨就被詛咒了呢……你們那個世界的人說話都得非常小心才可以嗎?』

這時月退的話把我從回憶中拉了回來。太殘酷了……也太殘酷了吧……沒錯,我都這麼努力謹言慎行了,為什麼一聲阿姨就把我打入萬劫不復之地?喊一聲阿姨真的有這麼嚴重嗎?

既然已經暫停下來,我索性就問了問月退有沒有聽不懂的地方,或者是哪裡覺得很奇怪,嗯,說起來要我用這張嘴講故事也是個挑戰,途中我都得更正好多次,還要輔以紙筆……這樣下來搞不好他還是會有誤解的地方,所以我問一下比較好。

結果他對我的同學,我的朋友以及學校制度那些都不感到奇怪,只困擾一件事情。

『故事裡的范統都不會說反話,好不習慣啊……

……

那個時候的我又還沒被詛咒……不會說反話的我不好嗎?你已經被反話鍛鍊到我不說反話你反而不舒服的地步了?該不會我講的是正常的話,你腦中還會自動把話顛倒?


算了,我不想懂……我們還是繼續講故事吧,啊哈哈哈。

2 則留言:

  1. 雖然平時翻讀飯桶的話有點累,但難得這麼正常說話是有那麼點不習慣...XD
    這位碗糕同學好像跟印象中的碗糕不一樣太多了啊啊啊,其實你是來自幻世吧?

    回覆刪除
  2. 外篇!!
    意外看到不一樣的碗糕..好像沒什麼不好..
    總之我喜歡XDD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