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之鑰

沉月之鑰

2017年7月14日 星期五

似水流年《沉月之鑰外篇》 試閱五




「可是被退學又怎麼樣?大家都有自己的特殊能力,就算大學沒畢業也不會死啊,這樣的威脅有用嗎?」

先不提只靠一技之長就能過活,就算被占卜系退學,再去考別的系不就好了嗎?

「這威脅對我來說很有效啊,雖然我本來就不打算翹課。」

先做出回答的人是莊晚高,范統自然忍不住又追問了下去。

「為什麼有效啊?」

「因為這樣學費就白繳了……對用打工來維持生活費的我來說,這真的是很困擾的事情。」

……你這個立志當普通人的傢伙應該例外吧,既然你不打算用自己的特殊能力來謀生,那你當然不包含在我說的這些人裡面啊。

「我也很困擾,這樣我就無法繼續交朋友了啊!不過談話課本來就是我唯一想上的課,所以對我來說沒什麼問題。」

好好好,我這個問題問錯人了,這樣總行了吧?

「那麼,課表上那些課我們是真的要修?我們到底為什麼必須懂得國文英文歷史體育哲學概論,甚至是微積分?」

由於白易仁看起來將占卜系研究得很透徹,范統乾脆什麼問題都拿來問他了。

「這當然是因為我們要做生意的時候都得跟客人簽訂合約,必須國文優秀才不會中了文字陷阱,有時候又會有外國的客人,所以也得讀好英文,歷史就是學習前人的教訓,以免重蹈覆轍,體育嘛,鍛鍊好體力,在任何時候都有用啊!哲學概論可能是要培養你的思想吧,微積分我就真的不知道能做什麼了。」

你還真會說,居然講得出這麼多理由……可是果然沒有人想得通為什麼要念微積分啊!該不會只是學校想要整我們吧?

「微積分……應該不會很難吧?就當作是做學校交代的作業,修完就算了啊。」

莊晚高把修微積分這件事講得就像繳營養午餐的費用一樣簡單,讓范統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跟他溝通。

只要微積分是數學的一種,對我來說就跟大魔王一樣恐怖啦……你是不是數學很好,很會讀書啊?這種人常常都不明白笨蛋的痛苦,超討厭的啦……

「如果你覺得很困難,到時候我再教你吧。」

儘管范統才剛在心裡罵過莊晚高,但一聽有大腿能抱,他立即就忘了自己在心中罵過的話。

「真的嗎!那真是太感謝了!」

「可以也教我嗎?我數學也不怎麼好啊!」

就連白易仁也想一起抱大腿了。莊晚高倒也答應得很乾脆,大概是因為教一個跟教兩個沒有太大的差別。

「可以。」

「其他科目也可以嗎?」

范統連忙又多問了一句。

「其他科目?比如說?」

莊晚高訝異地詢問,范統則毫不猶豫地做出回答。

「全部!」

這話讓白易仁為之側目。

「我說那個……范統同學,你真這麼不擅長念書?或者該說,你沒有一科打算靠自己嗎?」

我也不過是先問問,為什麼要說得好像我打算靠別人畢業一樣?誰知道大學的課程會不會很難啊,先找到能教我的人總是比較心安啊!

「沒關係,我都能教你,要是沒空的話就借你筆記吧。」

此時的莊晚高在范統眼中簡直散發著聖光,讓他連稍早摔倒的事情都不介意了。

有來參加迎新宿營真是太好了,人果然還是必須多多認識朋友,這下子未來四年的學業都有保障了,我好感動,嗚嗚嗚……

「那麼,要吃點東西嗎?如果你不介意我只有蘇打餅乾的話。」

蘇打餅乾……還真是好節省啊,你為什麼不加點錢去買個飯糰呢?吃起來應該會開心很多啊。

「莊晚高,蘇打餅乾你還是留著自己吃吧,你這麼節儉,我哪好意思吃你的東西。倒是我這裡有些牛肉乾,你們要吃嗎?」

「好啊,多謝你了,不如就一起吃吧。」

莊晚高說著,便將蘇打餅乾從背包裡拿出來,拆封後就遞到范統面前。

都已經遞到眼前了,再拒絕好像很不給面子,這點基本的社交概念范統還是有的。反正吃蘇打餅乾也沒什麼,他說了聲謝謝之後,就拿了一片起來吃。

「迎新宿營不如我們就一組行動吧!」

「喔,好啊!」

對於白易仁的提議,范統沒有什麼意見。

等等,這樣說來,結果我還是要跟兩個食物名稱的同學組隊了?該說造化弄人嗎?假如要取個隊名,我們這一組的名稱一定很好笑吧,不過一組只需要三個人嗎?

「組隊的話就不必了,我不太擅長團體活動,並不打算跟誰一組,我自己行動就好。」

……雖然我也不太擅長團體活動啦,但你都不打算適應的話,來參加迎新宿營幹嘛啊?

范統覺得自己沒有辦法理解莊晚高的邏輯,但人家都說想自己行動了,他也不便說什麼。

「你打算一個人行動?烤肉呢?睡覺呢?晚會呢?所有活動都是要小組配合才能玩的啊!」

莊晚高在聽完白易仁的話後,看似想說些什麼,但他很快就放棄了。

「好吧。也許跟人組隊會是比較正常的狀況,謝謝你的提醒,請讓我加入吧。」

「我可以問一下嗎?原本你想怎麼處理那些需要團體配合才能完成的事情?」

范統滿腹疑惑,想求得解答,莊晚高便說出了自己原先的盤算。

「以催眠暗示的方式,讓大家覺得我已經完成了那些事,這很簡單的。」

所以你到底來迎新宿營幹嘛?我真的不懂啊!

「如果你很不想參與的話,為什麼要來參加迎新宿營?」

果然每個人聽完他的話都會有類似的疑問,白易仁馬上就問出了這個問題。

「應該是……為了留下一些大學生應該要有的回憶吧,我想應該是這樣的。」

嗯,你講的每個字都是中文,但我覺得我就是聽不懂你在講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呢?難道是我的問題嗎?白易仁同學,拜託你告訴我我不孤單,告訴我你也聽不懂好不好?

「莊晚高,你還真是個怪人耶,這世界上果然什麼樣的人都有。」

雖然我看不出你的意思是你聽得懂還是你聽不懂,不過你的話配上表情感覺挺失禮的耶。我們班上鐵定有很多怪胎,你這樣真的有辦法跟他們交朋友嗎?

「總而言之,同在一個系上當同學也是種緣分,請多指教。」

莊晚高沒計較白易仁的失禮,只笑笑地說了這樣的話,所以氣氛並沒有像范統想的那樣變尷尬,大家又順著聊了下去。

或許是氣氛不錯的關係,范統總覺得在吃完蘇打餅乾後,身上撞到的那些地方,好像也都不痛了。



● 范統的事後補述



嗯,總之,我跟大學時期比較熟的幾個同學,就是在遊覽車上認識的。此外那個蘇打餅乾應該真的有什麼詭異的地方吧?晚高一定偷偷加工,動了什麼手腳對吧?不然我後來怎麼都沒在身上找到任何瘀青?摔成那樣不可能毫髮無傷的!除非一切都是我在作夢,我根本沒上遊覽車也根本沒摔倒啊!但應該沒有這回事吧?

不過,就算是晚高動的手腳,他也只是想幫我又不想讓我知道而已。到底為什麼要這麼低調啊?讓我知道又不會怎麼樣。

而比起是不是他動的手腳,我比較想知道他是怎麼辦到的。一旁的月退在聽到我這麼說之後,便替我分析了一下。

『你那只是撞傷而已,單純要「不痛」、「看不出來有瘀青」的話,有很多方法可以處理。厲害一點的方法是局部加速,因為瘀青這種東西隨著時間過去就會自然消退,只要讓受傷的地方快轉到幾天之後,自然就會呈現痊癒的狀態,就好像沒受過傷一樣。普通一點的方法,就是止痛的魔法加上視覺暗示,只要讓你撞傷的地方不會痛,再欺騙你的視覺,讓你看不見皮膚有異狀,便能營造出痊癒的假象,過幾天你的瘀青自己好了,也不會發現曾經被欺騙的事。』

於是我得到了好專業的解說。很專業,但是我聽得懂耶……月退你搞不好挺適合當老師?雖然你也時常說一些讓人聽不懂的話,不過你想進行說明的時候,還是可以做得很好嘛。

『那為什麼要不吃蘇打餅乾啊?』

我是說為什麼要吃。反正詛咒就是不會讓我講出正常的話,我真不知道哪天才能完全看開。

『那個施法媒介。如果不透過施法媒介,勢必會產生一些法力波動,引起別人注意。倘若他不想被你發現,也不想被別人注意到,使用施法媒介就可以無聲無息地完成他的目的,所以你還是不要隨便吃陌生人給的食物比較好。就算你很餓,也還是要考慮一下安全啊……

……月退,你那是什麼無奈又擔憂的眼神?我不是因為很餓才吃的好嗎?這是社交啦!如果連遊覽車上同學提供的蘇打餅乾都不能吃,那未免防得太過頭了吧?同學一定會覺得我自以為了不起,然後就討厭我,這可不是我希望碰到的狀況!

在我解釋過後,月退看著我,一臉疑惑。

『雖然是同學,但就是不熟啊,侍從都有可能在你的食物裡下毒了,同學又算得上什麼呢?』

我們那個世界很和平的啦!才不會有你說的那種事情!你那個根本太恐怖,一般人都不會遇到的啦!

而講到晚高想利用暗示來度過所有需要同伴的場合,月退也點點頭表示能夠理解。

『那個也是很多方法都能辦到,純粹想像也可以喔。如果是純粹想像,甚至直接做出一些虛擬的同伴也沒問題,沒修過術法的人很難分辨出來的。』

那樣同學的人數就不對了啦──不,這應該不是重點。

『日進,你不覺得他很正常嗎?』

這句反話很好翻譯,因此月退一下子就會意過來了。

『不會啊,不想跟別人結伴交流的時候,就用一些便利的方法躲過去,這明明就是很正常的──』

他說到一半,看了看我,又沉思了起來。

『不對。你明明在那裡,他怎麼會不想跟你結伴交流?這果然是不太正常……嗯!確實不正常!他很奇怪。』

……我覺得你判定他不正常的理由才奇怪。為什麼有我在就必須跟我結伴交流啊?我怎麼從來不覺得自己有這樣的魅力,還是你只是覺得我很好聊天?

『然後關於他的容貌,你一開始看的時候覺得很好看,一晃眼又變普通,應該是遮蔽類法術的效果。跟暗示差不多,他讓別人看見他的時候只會看到很普通的模樣,也就是說,你後來看見的都不是他的真容。』

什麼!這是哪招!大家都是同學,有必要這樣嗎?

『那我一開始怎麼看不到他假的模樣?』

『一開始他可能被嚇到了吧,距離太近又不夠穩固的話,確實有可能讓遮蔽暫時失效,但他應該立即警覺就加固了。』

……這樣啊?那我運氣還真好喔?

『所以是長太醜為了高調才用這種法術的?』

『長……嗯,我懂了。算是吧。我有的時候也想用,所以有研究過。』

……對啦,你也是長太帥又想低調的人。真是悲傷,一般人都希望自己帥一點,結果長得帥的反而都想把自己的臉遮起來……

『不過你說他染了顏色很高調的頭髮,這好像又有點矛盾……


2 則留言:

  1. 記得晚高大學是拿全勤獎啊~~

    高中全勤還有獎勵~大學根本就可有可無了。

    微積分(X) 危機分(O) 突然慶幸讀文科根本不用接觸數學好開心(?)

    晚高給人的感覺跟之前的外篇開同學會的感覺真的是截然不同啊。。。

    不論外表還是個性,需要在腦海裡重新編組一下
    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想這個外篇的用意。。。會不會是以後在本傳若看到晚高也不用太訝異,已經先給大家做個心理建設嗎XDD?

    看到一半冒出來的月退,都快忘記現在是范統跟他講故事啊~~

    哦哦,月范,是月范呢。。。看到他們交流好治癒啊~~
    卷五沒戲分的月退在這裡出現一下其實也挺好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次的厚度應該跟幻世旅遊差不多吧?想知道插畫會是彩色還是黑白的呢?

    下禮拜就可以看到書了~~期待@w@

    回覆刪除
    回覆
    1. 題外,看到泉大抽到凜雪鴉好羨慕啊!!!(以前有玩過白貓可是沒有想回坑意願)
      凜雪鴉是我男神~跟阿噗一樣又帥又強大又深不可測(不過個性真的很機掰啦XDD)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