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之鑰

沉月之鑰

2017年6月28日 星期三

Dream Lover《沉月之鑰外篇》(CWT46金范本) 試閱七



「太沒道理了吧!我跟其他人又有什麼不同?」

范統原本是要說自己跟其他路人差不多,但被詛咒顛倒後,聽起來倒像是在問對方被自己吸引的原因。

「我喜歡你的長相。」

由於這輩子第一次被人說喜歡長相,范統再次呆住,洛艾爾則繼續說了下去。

「喜歡你說話的感覺、慌張的樣子,衣服底下的身體……

說到這裡,他笑了一聲。

「還有,你現在的氣味?」

一個可以對第二次見面的人輕易說出這麼多「喜歡」的傢伙,不可能是真心的,他說的確實也都是些感官上的條件,而無論如何,范統的腦袋已經停止運作。

「所以……

范統試圖想說點什麼,不過他一句話也想不出來。

「我的意思是,你完全是我會想邀上床的人啊,所以我被拒絕以後,再次看到你還是不想放棄。這麼說來,我有哪裡讓你不滿意嗎?否則你為什麼遲遲不肯答應?」

「你對每個人都沒這麼說吧!」

「當然沒有,他們又不符合。頂多長相身材順眼而已。」

我不是那個意思!

「可是我不是女的啊!」

這句顛倒得太徹底的反話,讓范統剛講完就傻眼,洛艾爾也完全誤解了他的意思。

「這沒有關係啊,我又不介意。」

你沒關係,我有關係!我剛剛要說的是「可是你是男的」……啊啊啊──

「范統,是什麼事情讓你猶豫?可以告訴我嗎?」

頂著這張臉的人,嘴裡喊出來的不是「前輩」而是自己的名字,這讓范統很不習慣,但現在這件事已經不是重點。

我什麼時候才會醒來?啊,忘了用鬧鐘咒!萬一我睡過頭是不是代表這個夢會更長?我現在該怎麼辦?

「我說,除了下床,我們難道就不能做點別的事?」

這話怎麼聽起來這麼像是答應要上床──!等等!

「我的意思是我不了解你!我沒辦法跟一個陌生人上床啊,這太難了吧!」

范統覺得自己在夢中講出正常話的機率似乎有提高,但講出反話時,通常都反得很致命。

「咦?還得先了解?這樣不是很麻煩嗎?」

洛艾爾一聽完他的話,便苦著臉抱怨了一聲。

「我是洛艾爾席林.瑟羅,現任瑟羅封地王的弟弟,一般來說知道這些不就夠了嗎?甚至連是不是單身都不需要知道呢。」

好,這樣你就會打退堂鼓了吧?想玩一夜情的人就只是想快速達成目的,也不想負責任,一定是這樣子!

「我也不可能跟情人以外的人下床啦!你有要跟我在一起,我就會同意!」

意思又怪怪的啦!我是說沒要在一起我就不會同意,反正你一定不會想負責,這樣你就不會打我的主意啦?

「嗯?你的觀念……還真特別。」

誰特別!明明很普通好不好!你的觀念才特別吧?自己奇怪說別人奇怪,這是惡人先告狀嗎?

「雖然我很難理解,但我尊重你。」

呼,太好了,這樣的話就解決了吧?其實還是可以溝通的嘛……

范統才剛想到這裡,洛艾爾就微笑著說了一句話。

「那麼,跟我交往吧?」

……

什麼東西?

你的觀念果然異於常人吧!哪有人為了上床而交往的?交往是這麼隨便的事情嗎?你好歹也是個什麼封地王的弟弟,感覺應該是很有身分的人吧?這種人能夠隨便跟個來歷不明的人交往?你確定你懂得什麼是交往?其實你是想騙人上床所以才這麼說的?

「你為什麼可以這麼認真說出這種話?」

我是說你隨便!隨便!哪裡認真了?別告訴我有一見鍾情這種事,我才不相信!

「我確實很認真啊……是你說交往才可以的,不是嗎?既然我單身又沒對象,我想我確實有資格跟你交往吧?」

什麼資格不資格的,又不是相親……

「並不是只有單身這件事不需要考慮吧!你姊姊難道不會管你跟誰在一起?」

聽了他的問題後,洛艾爾澄清了一下。

「我沒有姊姊,只有哥哥。我大哥他可能會有點意見,但這不是你需要擔心的事。」

那個,我不是在跟你討保證,我是在質疑你憑什麼這麼自由地選擇要跟人交往,而且你只知道我的名字,你連我住的地方都沒聽過耶!

「然後,雖然我平日很忙,但你好像也偶爾才會出現,我覺得我們非常合適,難道你不這麼認為嗎?」

是我的錯覺嗎?這交往聽起來只有上床的部分啊,其它很花時間的事情都不需要做,因為我不在?

「可是我為什麼要跟你交往啊!」

范統每次為自己說出來的正常話高興沒多久,就會被洛艾爾的下一句話打擊。

「你剛剛那句話的意思,不是要求我跟你交往嗎?我跟你在一起,你就願意跟我上床,難道不是這樣?而且你見過比我更好的對象嗎?」

洛艾爾這副理所當然的態度,顯示了他真心如此認為。

我為什麼要在這裡跟你討論上床的問題……這是哪裡,我是誰,我為什麼在這裡……然後你也太有自信了吧,你講的所謂沒更好的對象,到底包含哪些條件?

「其實你只是想一夜情之後就甩掉人吧?我相信你。」

我是說我不相信你──算了。

「怎麼會?一次怎麼夠?」

你要反駁也不要用這種話反駁啊啊啊啊!給我差不多一點!

「你到底曉不曉得交往不包含哪些事情啊?」

「這我還真不曉得,沒跟人交往過。我猜應該不能跟別人有親密行為吧。」

洛艾爾思索了幾秒,做出了這樣的結論。

你猜?這麼基本的事情你居然要用猜測的?不是吧?

「除此之外呢!你該不會覺得做到這點很簡單,其他的就算了吧?」

「除此之外……

洛艾爾重新看向他,他的眼神溫柔且帶著慎重,讓范統不由得靜下來聽他說話。

「除此之外,當然就是盡可能地對你好,保護好你,照顧好你,直到我死亡為止。這樣好嗎?」

范統第一時間沒有出聲,而他的腦袋再度混亂了起來。

這是夢吧?

不是沉月做出來的連結,是我自己夢見的吧?

不然小金為什麼會毫無理由地對我這麼好呢?

也不是說現實的小金對我不好,只是……距離感很強烈吧。他不會把自己的想法直白地說給我聽,也不會告訴我任何跟自己有關的事。

……可是洛艾爾,你還是沒搞懂交往啊──!你這是結婚條件吧!喂!最好是對交往對象需要做到這種地步啦!該不會就是因為你一直這麼以為,才都只跟人玩玩,不跟人交往?

那為什麼我就可以呢?因為這是我的夢?

那又為什麼……我會夢見這種東西呢?

「不夠嗎?」

洛艾爾坐到了床上,似是為了能拉近距離,以便交談。

「不夠!太少了啦!」

我是說太多了!太多了!天啊,反話到底想怎麼搞我,搞得我好像一個超不知足的爛人!

「不夠的,你要什麼,我再補給你吧?」

他動作輕柔地撥開范統貼到臉上的髮絲,那一瞬間,他就像是要吻上來一般,臉孔逐漸湊近。背光的狀況下,范統隱約能看見他帶著喜悅的微笑,然而在他想好該怎麼辦之前,視線扭曲,一陣暈眩,再恢復又是從暉侍閣醒來的狀況。




2 則留言:

  1. 該不會之前綾侍說取走的,小金生前喜歡的人的記憶,那個「喜歡的人」就是范統本人?(不會吧)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