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之鑰

沉月之鑰

2017年6月22日 星期四

Dream Lover《沉月之鑰外篇》(CWT46金范本) 試閱二



與其繼續花費時間在研究擬態的使用上,不如多丟幾張符咒移動。范統順著自己的想法去做,花費了一點時間移動跟休息才抵達。原本他很擔心會在祭壇外被沉月阻攔,畢竟這種事情以前也發生過,但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沉月雖然有現身,態度卻沒有敵意。

「范統,你不是昨天才過來的嗎?為什麼今天又來了,難道出了什麼問題嗎?」

范統……范統?沉月居然喊我的名字,而不是人類!中間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我真的要相信過了兩年了嗎?我到底付出了什麼樣的努力才讓沉月改變對我的態度啊?

「我前天來做了什麼啊?」

「你前天哪有來啊,你是昨天來的吧。」

但沉月的反話翻譯能力還是沒有進步啊。這麼簡單都聽不懂,到底有沒有心?

「我是說明天,妳怎麼聽得懂啊,我今天醒來發現事情很正常,然後小銀說我忘記了兩年來的事情,所以我才過來問啊,還有,阿噗真的不在裡面嗎?」

「你可不可以用心靈溝通啊,你這樣我們很難講話耶,為什麼要用比較難溝通的方式對話,我聽不懂啦。」

心、心靈溝通!咦,對喔!所以我們的暫時契約還存在?也是啦,應該沒發生什麼必須解除的狀況吧……不過不是要觸摸才能用嗎?難道真的可以直接用?

『我是說我昨天過來發生了什麼事?事實上我根本搞不清楚所謂的昨天到底存不存在,小金說我忘了兩年的事情,我的記憶還停在我們尋找阿噗的途中,他……他人在裡面嗎?真的已經回來了?』

還真的可以耶,為什麼啊……契約進化了嗎……

大概是因為范統說出來的話太過複雜,沉月瞪大了眼睛,好半晌才驚訝地開口。

「奇怪,我又做錯哪個程序了嗎?」

……妳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我有種糟糕的感覺,所以這跟妳有關係?妳說妳弄錯了,那原本要做的是什麼?

『妳一個問題都沒有回答啊!別顧著想自己有沒有做錯什麼,先替我解答疑惑好不好?』

「喔,你昨天有一些煩惱所以送哥哥來陪我的時候順便拜託我幫忙,我是想了個比較創新的辦法幫你啦,不過因為我也沒做過所以出了一些差錯……大概是這樣吧。」

妳好像講了不少話但是跟什麼都沒講也差不多。這段話的重點只有我送阿噗來吧,所以阿噗到底在──

「范統,你怎麼又跑來了?你就有這麼多事情要找她?」

這時噗哈哈哈也現身在祭壇外,在突然看到本尊的情況下,范統原本的不安與害怕頓時煙消雲散,強烈的情緒讓他眼睛痠痠的,忍不住就想抱過去。

「阿噗!你真的不在這裡!」

「做什麼!沒事為什麼要突然一副要哭的樣子,本拂塵沒有這麼沒用的主人!」

噗哈哈哈因為受到驚嚇而往旁一閃,沒讓范統抱到。

「哥哥,他失去了兩年份的記憶,所以現在記憶停在你跑掉的那個時候,才會態度很奇怪啦。」

妳不要在旁邊講得事不關己的樣子,明明是妳造成的吧!好意思!

「失去了兩年的記憶?」

噗哈哈哈也驚訝了一下,看了看范統,又看向沉月。

「一定是妳搞的好事吧!妳都做了些什麼!」

哇,太好了,阿噗你也知道問題在沉月身上,不是我身上,我好感動喔……

「我也只是想幫忙啊!還不是他求我的嗎?」

沉月被噗哈哈哈一罵,又委屈了起來,在他們開始吵架之前,范統總算消化完自己的感動,先喊了停。

「你們等兩下!所以我到底是來求什麼的?先告訴我啊!」

「就求跟另一個新生居民有關的事情啊。」

誰啊?

「哪個原生居民?有什麼事情可以求妳啊?聽起來好正常……

「就那個……我不記得叫什麼名字耶,當初跟我們一起找哥哥的那個啦。」

……小金?

妳確定?為什麼會是小金?其實妳說的是別人吧?搞不好在我忘記的那些事情裡面,還有其他人後來加入跟我們一起找阿噗啊!

而且是小金的話,妳怎麼不記得他名字啊!他不是口才好到連妳都收服了?

「妳是說大銀嗎?還是別人?」

「就說我不記得名字了!你這樣講我也不會知道是誰啦!」

「妳到底記得幾個鬼的名字啊?」

「一般來說只會記得主人的吧?」

那我還真是好榮幸……沒有吧,妳不是也記得一些不是主人的傢伙嗎?比方說祭霜他姊姊還有代王什麼的?

「就是那個金毛啦,不用問了。」

這時候,噗哈哈哈不耐地說了這麼一句,這句話包含的關鍵字使范統臉上一僵。

金毛……還是有可能是月退吧?可是阿噗如果已經回來了,他應該時常跟在我身邊,他說是小金,那應該就是小金了……

但我跟小金到底能扯上什麼關係啊?不就是同事而已,不小心綁架了他一下,又結伴同行了一陣子,除此之外還能有什麼?

「我跟小金……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我們之間不是同事關係嗎?」

詛咒終於垂憐我,讓我能講出正常的話啦……可以多來幾句嗎?

「對,是同事關係。」

噗哈哈哈點了點頭,這讓范統稍感安心了點。

那還好嘛,沒有發生什麼讓我意外的事……啊然後呢?你們還知不知道更多?

「那我來拜託沉日的是什麼事情,講半天還是沒說模糊啊。」

「嗯──簡單來說你應該是希望不只是同事的關係吧!」

……

這又是什麼狀況?

不,那個,我到底在想什麼啊?這兩年的我是得了什麼病嗎?我覺得這很奇怪,而且希望不只是同事的關係到底是什麼意思?好混亂!

「可是這種事情找妳幫忙有什麼用啊?難道妳還不能把他抓來洗腦,洗成別種關係嗎?」

仔細想想妳搞不好真的有辦法洗腦……但我不可能做出這麼過分的要求吧!不可能的!

「你說你想多了解他一點,所以我才替你想辦法的啊。」

……只是多了解一點啊?那應該還好,沒有我想得那麼可怕……

「范統你……

噗哈哈哈以不太高興的聲音喊了他一聲,似乎有點忍無可忍。

「不管你有沒有失去這兩年的記憶,思想都一樣不純正!還不反省!」

…………對了,都過了兩年了,那麼器化……所以你剛剛感受到了什麼啊啊啊啊!我沒有思想不純正,是沉月的說法誘導我想歪的!說不定我只是想跟他交朋友嘛,對不對?

等等,沒有失去記憶思想也一樣不純正?這句話的意思……

「哥哥,說不定人家有反省了,只是想多了解一點以便交朋友啊,這麼說來其實我的失誤幫了大忙耶,記憶洗回兩年前,不就也洗回沒有感覺的時候了嗎?我真是厲害!」

我又聽到了什麼!妳不要自己在那邊說得很開心,那無論如何都是妳的失誤好嗎!辦事能不能牢靠一點?

「妳昨天不是說用靈魂連結的方式入夢?這樣操作為什麼搞出記憶消失兩年這種事?」

噗哈哈哈顯然對沉月的失誤也相當不滿,而范統聽不懂他在說什麼,只好默默繼續聽下去。

「這本來就不是很簡單的事情,我也是第一次嘗試,不、不小心動到記憶的部分也是有可能的嘛!」

「那我的記憶還有可能離開嗎?我是說我還拿得回來嗎?」

把那兩年的記憶還給我──雖然聽起來那個兩年後的范統有點陌生,我有點不敢知道,但……但還是還給我吧!我還是需要它啊!這種發生了很多事但我什麼都不知道的感覺實在是太糟糕了!

「也不能說不可能啦……不過我還要研究一下,沒辦法立即幫你恢復……

沉月皺著眉做出了這樣的答覆,范統不知道自己該開心還是沮喪。

該說好歹還有希望嗎?至少沒直接告訴我不可能恢復記憶?但也未必能恢復就是了……

「阿噗,所以當初我是怎麼把你找出去的?祭霜呢?」

范統問起其他在意的事,噗哈哈哈則臉色難看地拒絕回答。

「同樣的事本拂塵為什麼要說兩遍?反正等你恢復記憶就會想起來了,不要問!」

怎、怎麼這樣!我現在就想知道啊!太殘酷了吧,我是還要等多久?

「那沉日妳能不能告訴我──」

「可是我又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什麼?妳知道?妳怎麼能知道?」

「反正哥哥回來就好了啊,我知道那麼多要做什麼?」

妳就沒有一點好奇心嗎!妳也完全不想知道自己之前的主人後來怎麼了?妳這個滿心只有哥哥的傢伙,是不是因為妳在替我施法的時候也想著妳哥,才會出錯啊?

「妳要研究多久?然後那個靈魂分離入夢又是什麼南北?」

「你回去睡一覺就知道了啦,我不知道怎麼解釋。」

「我昨天也沒睡覺啊!難道是睡一覺就多出兩年記憶?」

我是說睡一覺就少兩年記憶!這樣太可怕了吧,誰敢睡?

「昨天不算啦!我說過要過一天才會生效的啊,你今天回去睡著就會有效了吧,沒效的話明天再來找我。」

明天再來找妳是哪招!一直往沉月祭壇跑也是很花時間的,不然妳讓我把阿噗帶走啊!有阿噗在,好歹我只要一張符咒就能過來!

「阿噗……那個,既然你是昨天才過來的,那你前天應該不在我身邊吧?」

我是說在我身邊。我有事情想問啊!

「是啊,怎樣?」

「那你知道我前天做了什麼嗎?我的意思是,我跟小銀有沒有發生什麼事?」

「你殺了他啊。」

……

我殺了……

等一下!我沒有辦法消化!我為什麼會殺了他啊!太莫名其妙了吧!

范統處在崩潰的邊緣,也許是注意到他蒼白的臉色,噗哈哈哈又補了一句。

「是你擬態失誤發生的意外啦,他比較倒楣一點,剛好被掃到。」

你就不能說清楚一點嗎!你當我心臟很好?雖然心臟病發也可以重生啦,但我還是不想體會這種差點嚇死的感覺啊!

「那……然後呢?我沒道歉嗎?」

「你去水池接他了,沒帶我去,回來就變得怪怪的。」

所謂的怪怪的是什麼意思……因為器化的關係,你聽得到我的內心感覺是吧,那到底是怎樣怪怪的?就不能說清楚些?

「沒別的事了吧?快點回去。」

范統才正想問下去,噗哈哈哈就開口驅趕了他。

阿噗你怎麼趕我走,我們才剛見到面耶……

「明明昨天才見過,是你自己忘了兩年的事情。」

……又被聽到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