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之鑰

沉月之鑰

2017年6月1日 星期四

沉月之鑰第二部 卷五 思念 試閱七





「噢……前輩其實沒有要殺我嗎?」

這時金侍似乎意會了過來,范統連忙點頭。

「我要去找個劊子手幫你重新包紮,你先在這裡等兩下吧。」

「所以劊子手到底是什麼呢……

「那個很重要!反正你等兩下啦,我很快就回來!」

范統原以為這樣交代就沒問題了,沒想到金侍卻又以哀求的語氣開了口。

「前輩!不要丟下我……我不能動,完全無法自保,求您帶我一起去吧!」

由於他的語氣聽起來實在太可憐,范統腳步一頓,忽然不曉得該不該接受他的請求。

沉月似乎打定主意不管這件事了,一點聲音也沒有。在金侍被貼了定身咒不能動的情況下,如果想帶他一起去,勢必得揹他才行,范統覺得這樣行動很不方便,卻又無法狠下心直接拒絕。

「會出什麼事啦,你要自己嚇自己,你傷口還在滲血,必須快點處理,我不想耽誤時間……

「前輩──」

……

算了……把小金當成比較大型的錢包就是了,隨便把錢包丟在地上,確實不太安心,我就揹著他一起走吧……還好我之前算是有鍛鍊過,應該揹得動吧……

至於揹了以後身上會染到血的事情,他倒是不太介意。

范統認命地走回金侍身邊,蹲下身子將他揹起來,過程中金侍又在他耳邊哀了一句。

「前輩,我好痛……

……不客氣,我知道你有傷口,是故意要害你傷口裂開的。」

無論如何,范統認為自己還是該道個歉。想逃走、想偷錢跟害人傷上加傷,都不是問心無愧的事,金侍確實是倒楣被牽扯進來,范統也覺得很對不起他。

「您需要錢可以直接跟我說啊,前輩想要什麼我都會給,更何況只是錢,如果您會不好意思的話,以後我休息會把錢包放外面讓前輩偷的,或者您告訴我怎麼做比較好呢?」

金侍沒有正面回應傷口的話題,反而說出了這樣的話,范統頓時又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了。

現在又是什麼狀況?嚴格來說,我應該算是綁架犯了吧?人質對綁架犯說出這種話,應該一點也不正常吧!這讓人好想丟下他啊!

「我需要!這次是平常狀況我才會想偷錢,會有下一次!」

我是說我不需要啊!因為情況特殊我才會偷錢好不好,不會有下一次了──應該啦──

「為了讓我聽得懂,您還努力克制讓自己不說出反話,前輩您真是溫柔。」

范統都還沒在心裡吶喊完,就又被金侍這句話說得很崩潰。

那種事情怎麼可能發生!詛咒才不是可以自己控制的,而且剛剛那句話全都是反話啦!

因為繼續跟金侍對話,感覺只會更疲憊,范統索性閉嘴,只專心前進。

「前輩……

他不說話,不代表金侍不會說話。聽他又喊自己,范統暗自決定不要應聲。

「前輩……再跟我說說話吧……我眼睛好像快要睜不開了……

這種彷彿要撐不住的話,讓范統心頭一驚,打消了不和他說話的念頭。

「小銀!你頹廢一點啊!這樣下去就要火池重生了!」

「浴火重生嗎……聽起來好像不錯呢……

「誰跟你浴水重生!現在死回幻世的話,你搞不好就過不來了啊!」

「回去辦公嗎……也好,我最喜歡工作了……

「小金!喂?喂──」

因為背上的人沒了聲音,范統著急之下只好詢問流蘇中的沉月。

『沉月,幫我看一下他死了沒啊!還有沒有救?』

『人家正在緬懷跟哥哥的過往,居然為了這麼無聊的事情打擾我?你到底為什麼這麼在意一個新生居民的死活啊?』

什麼緬懷!阿噗他也還沒死好嗎?有些詞不會用就不要亂用!

『大家好歹也有一些交情,人如果因為我而死,我會良心不安啊!』

『良心不安又怎麼樣啊,難道良心不安你就不去找哥哥了嗎?』

『這是兩回事!幫我看看他現在怎麼樣啦,還有妳到底還有沒有能量可以幫他止血?妳要是可以幫他止血,我就可以省下一筆請醫生的錢啦!』

范統只是單純想省麻煩所以隨便找理由,畢竟要用會講出反話的嘴巴跟人交涉、找醫生,不只麻煩也很花時間。沒想到沉月聽完以後,完全將焦點集中在那個理由上頭。

『你果然沒有錢就會死,把錢看得比什麼都重要……

為什麼妳會得到這樣的結論?我不是那種守財奴好嗎?

『好吧,為了哥哥,我就幫他止個血好了,還沒死啦。』

喔太好了還沒死而且妳肯幫忙啦……可是為什麼是為了阿噗?這跟阿噗又有什麼關係?

『什麼叫做為了哥哥?這是什麼意思?』

『你要是為了錢失魂落魄,就沒有心思去找哥哥了啊。』

『這是什麼推論,難道錢會比阿噗重要嗎!』

『而且你要是因為沒有錢就不想活了,我見到哥哥要怎麼跟他交代?』

……

沉月彷彿根本不理會他說什麼,只自顧自說自己的話,考慮到堅持澄清的話,她可能又會收回幫忙止血的決定,無論如何還是等止血完畢再說。

『已經止血了,人類,這樣就不用去找醫生了吧?接下來我們是不是找個地方休息?』

范統有點意外沉月會提議休息,而不是直接出發去她口中那些祭霜待過的地方。

『我還以為妳會想直接開始找阿噗呢,原來妳也會安排休息時間?』

『我需要時間來恢復力量啦!就是,那個,傳送時力量已經用得差不多了啊!現在無法再進行一次傳送,除非你要自己用符咒飛去,不然不就只能休息了嗎?』

自己用符咒進行長距離移動這種事,范統是不考慮的。除非能確切知道噗哈哈哈就在那個地方,否則以他現在使用一次符咒能移動的距離,全世界亂跑實在太吃力。

『對了,我們現在距離會館多遠?』

范統基於好奇問了這個問題,沉月回答的語氣則顯得很不耐煩。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距離,不算很近也不算很遠啦,知道這麼多要做什麼?』

就只是好奇嘛……話說回來妳對地圖還真熟,連哪裡有城鎮都知道……

范統默默決定先找個住的地方。在努力跟路人問出旅店位置後,他帶著金侍前往住宿,幸好從金侍身上摸出的錢包,裡面的錢不算少,在房間裡把人安頓好後,范統才剛坐下來休息,沉月便又化形飄了出來。

「人類,你接下來打算拿他怎麼辦?血已經止了,差不多該把他丟下來了吧?」

接下來要拿金侍怎麼辦?

范統還真的沒想過這個問題。


2 則留言:

  1. 小金撒嬌段,范統跟小金有感情的~沉月你要了解阿!
    "沒有哥哥重要啦!"

    回覆刪除
  2. 話說小金的身高多少,有點想知道

    感覺小金也挺缺錢的不知道身上會帶多少錢

    不過迴沙糧食比較重要,就算有錢但能做的事情好像少了一點?

    (在這邊看標楷體的字超小的啊QAQ.....)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