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之鑰

沉月之鑰

2017年5月27日 星期六

沉月之鑰第二部 卷五 思念 試閱四


「我的靈體寄宿在這個流蘇裡!流蘇又不能跟他一起回去,他也不懂得怎麼操控我的本體,到時候破壞了祭壇的維生法陣,我可不負責!」

講到維生法陣,他們不得不嚴肅以對。那是讓新生居民得以一直重生的關鍵,也形同幻世的命脈,萬一出了意外,他們恐怕很難單靠自己的力量將之修復。

當初沉月祭壇是在迴沙的協助下建立的,更精確地說,是代王提供的協助。具體如何進行已不可考,留下的資料不夠充分,只知道沉月本體絕對不能被帶離祭壇。

要將沉月本體帶離祭壇,其實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法陣與祭壇本身都有困住沉月的設置。只是,就算不必擔心沉月被帶離祭壇,在沒有專業人士陪同指點的情況下,讓范統自己到祭壇操作沉月,實在讓人怎麼想都不放心。

「派一個新生居民回去一趟,驗證現在通道有沒有危險,另外再讓一個新生居民自殺回去傳遞消息。」

綾侍似乎不打算全盤接受沉月的說法,而這種實驗也不需要他們親自執行,只要支使新生居民下屬去做就可以了。

「那麼我也將剛才的話補充完吧,即使這件事與王族無關,那名匠師對我們也暫時沒有惡意,但只要我們想取回前輩的武器,這就形同是在爭奪神器,立即就會變成敵對立場……我們必須做最壞的打算,至少得防止沉月也被對方搶走才行。」

金侍進行了這樣的補充後,范統的心情又沉了下去。

「友好立場……就是阿噗也變成敵人的意思?」

「如果他是那名匠師手上的武器,您可以這樣認定沒錯。」

……阿噗會是敵人。

范統說不上來心裡是什麼感覺。

那明明應該要是,世界上最不可能與他敵對的存在。

「我不要跟哥哥為敵!你們要把他好好地帶回來!」

沉月不理性地尖叫了起來,見狀,范統只好先將她收回流蘇裡,獨自繼續聽她的哭聲。

「在確認通道的狀況之前我們還是得繼續留在這裡,不能讓存識宮的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那麼那個九級武者……現在說范統身體不舒服所以不上場,會不會太假了點?這樣避戰,對方是否會覺得我們怕了?」

珞侍思考起眼前需要應付的問題,而敲門聲又一次響起。

「我們可以進來了嗎?你們事情討論完了沒呢?」

跟莎諾一起離開的修葉蘭似乎很想回來,也不知是否不想跟莎諾獨處。由於噗哈哈哈的事情暫時告一段落,珞侍應了一聲,便讓他進來了。

「大家都吃飽了嗎?我們是不是要出去看熱鬧了?」

范統其實還沒吃早餐,但他此刻感覺不到飢餓,也沒有開口的慾望。

「范統今天不太舒服,我們不打算讓他上場,唉,有點麻煩,我又不能自己上。」

珞侍身為國主,有身分的考量在,不方便隨意出手,畢竟他不是月退那種隨心所欲的皇帝。

「國主陛下,請讓我為您分憂解勞吧,前輩不舒服的話,我願意代替他出戰!」

此時金侍向前一步,十分有熱忱地主動請纓,修葉蘭見狀,也湊上前說了一句。

「要代替范統上場的話,我也可以啊!」

「不……你不行。你的武器是希克艾斯,被認出來不好收場。」

珞侍為難地拒絕了修葉蘭,不忍看他沮喪的表情,連忙轉向金侍。

「小金,九級武者的強度我們都不清楚,你確定你要試試看?」

「我會盡可能保住自己的,就算要輸,也會輸得好看一點,讓我出戰吧!」

……這種時候就覺得有小金在真好,任何麻煩的事情他都會搶著做,真是個勤奮的後輩……

「那就交給你了,我相信你能做得很好的。好了,我們出……

珞侍說到一半又停了下來,更改了自己的話。

「我們繼續吃吧。范統你也還沒吃,不是嗎?坐下來一起吃吧。」

范統沒想到珞侍真的還記得吃飯這回事,還主動招呼他。似乎是顧慮他的心情,所以想用平常一點的態度對他,然而大家這樣當作什麼大事也沒發生過地用餐,反而讓他更加不舒服。

那感覺就像是沒有人在乎,只有他一個人在乎。

事實上,是否也真的是這樣呢?

……不要想太多,我還是先吃個飯,然後……休息一下,再來想想該怎麼辦……

他木然地吃著飯,整夜的疲憊感跟著湧上來,使他搞不清楚自己現在是想吃還是想睡。判斷自己已經填飽肚子後,范統放下碗筷,接著看向珞侍。

「珞侍,我可以……不去觀賽,先去睡個覺嗎?我現在好不累,能夠提起精神……

范統覺得自己要是強撐著出去跟著看金侍與九級武者的切磋,可能看到一半就會睡倒,那可是很失態的。

除非他拿張醒神的符咒貼自己。現在沒有武器的加持,提神的效果說不定剛剛好。

冒出這種想法後,范統又感覺胃痛了。

「好,很累的話,你先去休息吧。」

珞侍一口答應了他的要求,於是范統便站起身子,走回自己的房間。

而在他回到房間之前,從後面追上來的修葉蘭叫住了他,關心地問了一句。

「范統,你還好嗎?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看著他面上的關懷,范統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這件事情適合告訴修葉蘭嗎?

他覺得自己不太確定。

暉侍已經有很多要擔心的事情了……他應該還沒找到那爾西吧,多半每天都在煩這件事,而我就算沒有了阿噗,其實我本身也沒發生什麼事,況且大家討論過都做出那種結論了,他又能改變什麼呢?還是不要增加他的煩惱吧?

雖然修葉蘭現在不知道,之後說不定也會知道,但范統還是決定先不要告訴他。

「沒有,只是明早我失眠,整夜有睡,實在撐不下去,所以我想回去睡覺。」

「好端端的怎麼就失眠了呢?那我不打擾你了,快去睡吧。」

聽他這麼說,修葉蘭就沒繼續問下去。范統點了點頭,接著便推門進入房間。

他和沉月說了一聲自己要先休息之後,將流蘇放到一旁,然後便躺了下去。

只要閉上眼睛,就可以睡著了吧。

畢竟我都已經這麼疲倦……這麼想休息了。

只要閉上眼睛就可以睡著,但我下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並不會發現阿噗離開的事情是一場夢,對吧?

我不會在櫃子上看到一把拂塵,我也不會醒來發現自己還在幻世,尚未前往迴沙。

他腦中想著這些事情,終於疲倦地入睡。



● 范統的事後補述



我像是很久沒這麼累過了,累的不知是精神還是身體。

我以為我會夢見以前的事,或者一些我自己期待的想像,但是沒有。

夢裡什麼都沒有。

不是沒有作夢,而是夢中一片黑暗。沒有過去的幻影,也沒有慰藉自己的想像畫面……黑暗中只有獨自站立的我,沒有其他的東西。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想要醒來。

留在這裡什麼都沒有,安靜得可怕。但醒來又有很多問題要解決,而我覺得自己完全沒有解決的能力。

沒有阿噗的我,什麼也不是吧?

一直以來,我都依靠著武器,依靠著別人,其實自己什麼也辦不到吧?

儘管我也很想努力,可是……為什麼事到如今才告訴我,我的努力其實一開始就不可能成功呢?

我想修成器化,卻不知道卡著前主人的契約,完整的器化永遠不可能實現。這就好像我的努力全都沒有意義一樣,而我直到現在才曉得。

阿噗什麼都沒有跟我說。他只說不是我的問題,卻不告訴我為什麼,是因為我不值得信賴嗎?

在我和珞侍他們討論的時候,我原先希望的是,他們能想出一個辦法,想出能把阿噗找回來的辦法……

然而他們最重視的其實是國家的事情。說起來武器丟了確實也是我個人的事,又怎麼能期待別人很積極地幫忙呢?又不是像朋友掉了錢包,幫忙找一下那麼單純,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啊。

所以我還是只能靠自己了吧?還是,我能不能問一問月退……

為什麼我總是想讓別人幫我呢?我自己就這麼不可能做到那些我想做的事情嗎?

……

不行。我應該要告訴自己,我做得到……應該要這樣告訴自己才對。

因為不可以做不到啊,做不到的話,不就代表……

……總而言之我必須努力,雖然我不知道該朝哪個方向努力,但就是得更努力些,是吧?

夢裡明明什麼都沒有,我卻覺得如此疲憊。

忽然間有點懷念以前被暉侍拉過河的夢,哈哈哈。雖然當時很驚恐,可是壓力好像還沒現在這麼大。

……

我睡覺是希望能稍作休息,但一直作夢的話,應該也沒休息到什麼吧?

思緒依舊亂成一片,也找不到接下來的方向。

就這樣睡下去,到晚上又會睡不著了吧?夜裡睡不著的時候,我又能一個人做什麼?

我待在這個什麼都沒有的夢中,又茫然地想了一陣子。

直到沉月叫醒了我。




5 則留言:

  1. 范統加油!永遠都會支持你~~
    暉侍快嚇他,要釋放壓力www

    回覆刪除
  2. 嗯嗯,感覺珞侍是真心的把范統當好朋友啊
    不知道未來他會不會得到自己的武器或者是跟綾侍大人器化~
    不然挺擔心他的安危

    至於H4跟小金依舊在努力爭寵~
    可是總覺得H4從第二部到現在都處於下風啊XDD

    第4集被腿腿虐怎麼第五集要被統子捅刀(?)

    對照第一部第5集封面的范統
    再回頭看第二部第5集的范統

    一樣是美如畫,卻是美的讓人心碎呢

    不過還是超級期待竹官大人的插畫~
    p.s.挺好奇的是竹官大人有沒有被泉大的故事給虐過啊><

    回覆刪除
  3. 這篇標籤似乎沒有設好(摸下巴)

    回覆刪除
  4. 修葉蘭這是在跟小金爭寵嗎��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