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之鑰

沉月之鑰

2017年12月5日 星期二

Dawn of abyss《沉月之鑰外篇》 試閱八

03 沉溺此時

『想要去了解一個人……這樣的感覺,並不是第一次出現。只是,為什麼這一次會不一樣呢?』 ── 范統



范統這天晚上睡得不太好,總覺得翻身翻得不太順,顯然跟浴袍有些關係。冷氣開二十四度似乎還是太冷,導致他完全不想離開棉被。早上剛醒的時候,他覺得身體很溫暖,稍微清醒後,他才發現金侍的手環著他的腰,幾乎是抱著他一般地貼著他的身體,而他一扭頭就能看到那張近在咫尺的俊臉。

要說沒嚇到,一定是騙人的,范統大概僵了三秒,才試圖往旁拉開距離。不過他才移動,金侍便又跟著靠了過來,往他懷裡窩,似乎很黏人。

「喂,小銀,醒醒,你的睡相是怎麼了,為什麼會半夜自己抱過來啊!」

范統伸手想搖他,但手從被窩裡探過去,摸到的卻是光裸的肩,這個沒有預期到的情形讓他不由得縮手,接著又忍不住稍微掀開被子看一看是什麼狀況。

金侍的浴袍在睡覺的過程中就已經散開了,不知是他沒綁緊,還是睡夢中掙脫的,現在浴袍的作用就只是另一條蓋了一半的被子而已,范統一掀開被子,就看見他裸露出來的肩膀與鎖骨,由於視線死角,胸膛只看見一部分,這樣的畫面讓范統不知為何覺得臉頰燙了起來,為了排解這種尷尬感,他只好再次伸手去推金侍。

「小銀、小銀你快起床啊,怎麼連一件浴袍也穿得住!你這樣不是跟裸睡差得多了嗎?」

「唔……

金侍閉著眼睛,皺眉呻吟了一聲,一副不想起床的模樣,接著便把臉埋到范統胸口──這使得范統又被嚇到了。

胸口的肌膚能感覺到他呼吸時造成的微小熱氣,人體帶來的溫暖讓不習慣這種親密舉止的范統迷惑了起來,但他很快就驚醒,繼續喊金侍。

「別放開我!你就算不起床,我也要起床啊!」

說著,范統快速拉開金侍摟著自己的手,打算下床,但在他起身之前,金侍抓住了他的手臂,微微睜開眼睛。

「前輩不要走……好冷,不要走……

他哀求的聲音聽起來可憐兮兮的,范統一時之間無法狠下心離開,只能轉身稍微哄他一下。

「衣服不穿好當然會熱啊!我去調熱氣,應該就不會熱了啦!」

「我不要,我只要前輩,不要走,不要離開我……

范統研判金侍根本還沒睡醒,也不曉得自己在說什麼,這讓他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總覺得應該先設法讓金侍清醒,卻又想不到什麼好辦法。

……小金到底要讓人多操心才高興啊,我覺得我頭髮都要白了,我到底該怎麼辦?這場面是怎麼了,被男人哀求不要離開床舖的時候,我應該怎麼做啊?

把他的手甩開好了?

可是……可是這樣好像有點可憐耶。

但是我要起床啊,不甩開能怎樣?

「大金,你到底想怎麼樣,難道你想起床嗎?」

最後范統決定直接問金侍,金侍則一副半睡半醒的模樣,半張著眼睛,抱住他的手臂,軟語相求。

「前輩……再半小時就好,再陪我睡半小時,沒有您的話我睡不好……

……為什麼啊!我是安眠抱枕嗎?那你以前都怎麼睡的?

「半小時太短啦!如、如果是十小時的話我還考慮一下!」

我是說十分鐘!十分鐘啦!哪有人賴床賴半小時的!

「前輩最好了……無論是十小時還是十天都沒有關係,好想就這樣不要起來。」

兩個都不是啦!是十分鐘!十分鐘!

「我只拒絕你十分鐘啦!哪可能十小時啊?用想的也不知道會是十小時!」

「十分鐘好少……十分鐘怎麼夠……

由於范統沒花多少力氣在抵抗,因此金侍輕易地又將他拉了回去,再次黏了過來。

……

范統身上還穿著浴袍,原本上半身在睡夢中快被扯掉了,剛剛調整回來後,隔著浴袍被抱住,倒是沒有想像中那麼尷尬,而且也不到姿勢不舒服的地步,所以他並沒有推開金侍。

不然就陪他躺十分鐘吧,反正也不會少一塊肉?小金睡覺的時候怎麼這麼不講理啊,在迴沙的時候有這樣嗎?還是……真的是因為我當時給他用了定身咒?但後來我又沒有用……

范統一面想一面恍神,由於他沒有抗拒,金侍也就乖乖地維持抱住他的姿勢,沒再亂動。

這樣是有比較好睡嗎……睡得好的話就不會想死了吧?反正……反正我昨晚根本沒發現他黏過來,照樣睡得很好,如果這樣他比較開心的話,就算了?

在范統腦袋混亂地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門鈴聲忽然響起,想到早上可能會有清潔人員來打掃房間,范統不得不努力甩開金侍,下床衝去應門。

「好意思,打掃的話早點再來……

范統才剛說完這句話,就驚見門外的人不是他以為的清潔人員,而是小紅。

「范統,不是約好七點見嗎?已經七點半了!你該不會要告訴我你們還在睡吧?」

咦?咦──!太、太糟糕了!我們真的還在睡啊!

「我……我本來是要起床了,可是小銀他不放我下床,結果又拖了不少時間,我是故意的啦!抱歉!」

「你說什麼?」

小紅驚愕地問了一句,因為范統前兩句話聽起來實在太糟糕,配合他現在衣衫不整的模樣,又有一定的可信度,讓她搞不清楚原句應該是什麼。

「你還是讓你家小金幫你翻譯吧!我真的不知道你想表達的意思!」

剛剛那段話只錯了一句啊,這樣也聽不出來?

「咦?可是小銀他不知道睡了沒……

「那就進去講啊!還沒起床就把他叫醒,你們已經睡過頭這麼久了,難道還想讓我繼續等嗎?」

小紅十分豪邁,完全不介意進入兩名男性居住的臥室,她進去時看見的是裸著上身,抱著裹在棉被裡的膝蓋坐在床上的金侍,他看起來精神很差,心情也很不好的樣子。

「小……小銀,你起床啦?」

「前輩……

聽見范統的聲音,金侍總算有了一點反應。他抬起頭來,語氣非常哀怨。

「為什麼丟下我……明明說好再十分鐘的……

小紅臉上為之一僵,但范統沒有發現。

「沒辦法,有鬼來按門鈴,我也不願意啊!而且本來就該起床了啦,是你一直糾纏我繼續的!」

「好過分……前輩沒有推開我,我本來還很高興的……

什麼啦!我心裡的罪惡感是怎麼回事?可是有人按門鈴就是要去開門啊!

「范統,你……

這時小紅臉色複雜地開了口,稍作停頓後才接著說下去。

「沒想到你還挺渣的啊……

「啊?」

范統完全反應不過來。

「還說你們沒在交往,難道你們是炮友的關係嗎?」

等、等等等一下!這個結論是怎麼回事?這句話是怎麼來的!為什麼是炮友?是我想的那個炮友嗎?妳怎麼會這麼想呢!

「是!是那種關係!」

又來啦!小金你快清醒點,幫忙說些什麼啊!你也不想被誤會吧?

由於范統在說的時候很激烈地搖頭,小紅沒有直接照字面上的意思理解,而是狐疑地看著他追問。

「你是在否定嗎?不是朋友又沒在交往,又不是炮友的話,難道你們一夜情?」

……一夜情?

這個太過刺激的詞語讓范統腦袋一片空白,簡直完全搞不懂小紅為什麼可以誤會成這樣。

「大金!你也聽聽話吧!我自己解釋得清楚,你來解釋啦!」

在他呼喊後,金侍抬起了頭,看起來總算清醒了些。他看了看范統,又看了看小紅,接著呆了一下。

……

你怎麼一句話也不說啊!這樣誤會不就更深了嗎!

「一夜情還急著否認,都不怕傷了別人的心!」

誤解更大了啊──我才沒有!沒有!


2017年12月3日 星期日

Dawn of abyss《沉月之鑰外篇》 試閱七

「都已經說是了,妳還信,有這麼希望自己的小學同學是同性戀嗎?」

「同性戀很好啊,不會玩弄女孩子的感情。」

小紅無法聽懂整句話,但她還是可以回答自己聽得懂的部分。

「小綠妳這是什麼話,難道玩弄男孩子的感情就沒有關係嗎?」

范統震驚地發問,小紅則認真地做出回應。

「平常我是無視這部分啦,不過你要是被他玩弄了感情,可以來找我,我幫你剪光他的紅線,跟你收五百就好。」

我不是問妳這個!要是真的發生那種事,誰還要為他花五百啊──不對!我又想到哪裡去了?

「可惜我們真的沒在交往呢。前輩沒說謊啦,我們不是那種關係,真的不是情侶,讓妳失望了。」

這時金侍笑著作出澄清,范統微微一頓,小紅則繼續質疑。

「真的不是?不是情侶會這麼無微不至嗎?」

「我對任何人都很溫柔的。」

聽他這麼說,范統一瞬間不知道該怎麼描述自己的心情,而他這句話,小紅也不信。

「騙人!你就沒幫我剝螃蟹啊!」

「噢……妳自己會剝啊,前輩沒有夾來剝,我才關心他的。」

「什麼叫做我自己會剝啊!一點誠意也沒有!難道我現在請你幫忙的話,你會幫嗎?」

「當然會啊。只是一件小事,都還沒感謝妳請我們吃飯,我怎麼可能會拒絕?要吃幾隻?」

這是……什麼發展啊?我覺得……我覺得好詭異,螃蟹吃起來味道都變怪了,要不要先結束這個話題?

「可是你還讓他躺你的腿!你甚至還知道他衣服的尺寸!」

小紅妳是怎樣啦,就說不是了,是要吵到變成是為止嗎?問題是……啊就不是情侶啊!小、小金他也說了不是嗎……

「聽起來我好像為前輩付出了很多,那為什麼妳覺得有可能被玩弄感情的是前輩,而不是我啊?」

咦!等一下,我有玩弄你的感情嗎?沒有吧!

「當然是因為臉跟個性啊!」

話說回來小金到底個性怎樣,我到現在都還摸不透,小紅妳才跟他說幾次話,有辦法直接評論他這個人嗎?

「臉跟個性啊……那果然還是前輩比較有可能玩弄別人感情呢……

你說什麼?說得這麼沉重,是真心這麼認為嗎?可是我哪有──

「啊……這樣一想,難道是不知不覺的那種嗎?」

連小紅都附和起金侍的話了,范統頓時不太能接受。

「你們不要自己在那邊聊得很難過,還一直誤解我!就說不是情侶了,為什麼還要討論這麼少可能性,還提出一堆例子啊?就算有事證,也不能證明什麼啊!」

「也許可以證明一件事啦……不過算了,你不知道也好。」

什麼?什麼事?妳為什麼話要說一半?講清楚啊!

「那麼,要我幫忙剝殼嗎?」

金侍笑著提起先前的話題,小紅則搖了搖頭。

「不必了。趕快吃一吃回去休息吧,我覺得有點累。」

於是,他們又吃了一陣子,約好明天的見面時間,小紅跟他們道別,他們也回到樓上的房間。

「好啦,有什麼事情要做的話,就睡覺吧。」

「前輩,我想看電視。」

「那我先醒,你自己看。」

「前輩,可是……這樣我會有很多東西看不懂啊。」

金侍困擾地這麼說後,以帶著懇求的眼神看向他。

「陪我看嘛,前輩您有很累嗎?」

是有一點累啦,車上又沒睡飽,飯店的電視也沒什麼好看的啊……

「我比較不想睡覺。」

「不然您先陪我看電視,我再陪您睡?」

我又沒有要求你陪我睡!而且床就只有一張,你還不是要躺上來,這哪能當作交換條件?

「不要啦,要看電視後天再說,今天我不想睡了。」

范統說著,就掀開被子準備躺到床上去,想一想又覺得這樣睡覺不太舒服,因而轉頭問了一句。

「小銀,你有買睡衣嗎?」

「啊!忘了考慮到這件事,我真是罪該萬死!」

范統一問,金侍便露出了驚慌的表情,雖然人偶爾忘記一件事也是很正常的,但范統還是忍不住想抱怨一下。

「怎麼記得這個啊,睡衣比外出的衣服還不重要耶,出去穿什麼都沒關係,睡覺時就是要不舒服啊。難道你也沒考慮到自己睡覺的事情嗎?」

「因為我沒有穿睡衣的習慣,所以我才沒想到要買,真是對不起前輩……

「你沒有穿睡褲的習慣?難道你都穿外出的衣服睡覺嗎?那也太舒服了吧!」

范統驚愕地追問,金侍則略顯苦惱地用食指輕觸了自己的臉頰,一面回答。

「我也追求睡覺的舒適啊,所以我一般都是裸睡的。」

……裸睡?

我再怎麼樣頂多也就是穿著背心睡啊!等一下,裸睡有點超過我的認知範圍,那個,而且我們還要睡同一張床不是嗎?

「你跟別人分開睡的時候,難道也裸睡?」

「前輩會介意嗎?不然前輩也一起裸睡啊,試試看嘛,睡起來很舒服的。」

不對吧?為什麼會變成邀請我一起裸睡,這個思考迴路到底是?

「我想起來了,飯店應該沒有浴袍吧,我找一下。」

范統說著,便起身打算去找浴袍,他很快在洗手台下方的櫃子發現了這個東西,就順便把金侍的也拿過來。

「小銀,你的浴袍,來。」

「咦?我也得穿?」

金侍的表情讓范統覺得自己好像是逼迫他的壞人。

「前輩……不要這麼殘忍啊,浴袍這麼拖泥帶水的東西,跟棉被糾纏在一起的時候,可是很痛苦的,都不能好好睡覺了……

有這麼嚴重嗎?雖然我跟浴袍不太熟,可是這就只是一件袍子啊,應該……還好吧?

「你就脫啦!不然感覺很正常!」

「好吧……還好前輩現在不能用定身咒了,不然我恐怕連自由躺著睡的機會都沒有……

怎麼還在提那個!到底記恨多久啦!

「我都要以為跟前輩一起睡就是不能動了,前輩好嚴厲啊……

「那個時候是不得已的!就算不能用符咒,我也會再那麼做!」

由於范統沒有要陪金侍看電視,所以金侍也決定上床睡覺。既然如此,總是得換上浴袍,於是金侍十分自然地就脫起了上衣,范統本來覺得沒什麼,但看著看著,他又開始覺得自己有病。

……小金在換衣服。

我為什麼要看他換衣服啊?

我只是剛好面對這個方向吧?然後又沒有什麼轉開頭的必要,所以就……

小金,有人盯著你看,為什麼你還脫得下去?啊,套上浴袍了……

「前輩不是說要睡了嗎?怎麼還不換浴袍呢?」

「我不要換了!」

范統回神後,連忙快速脫掉外衣,穿上浴袍,然後躺到床上。

身邊躺著一個人的感覺,有點熟悉又有點陌生。而所謂的熟悉,也是因為當初去迴沙的時候,他旁邊一樣躺過這個人。

這一次一起睡,是截然不同的心情。儘管他說不出那是什麼感覺,但他知道這種感覺還不壞。

帶著些微的緊張和不自在,范統閉上眼睛,這時金侍的聲音在他身側響起。

「前輩……好冷喔,為什麼飯店裡會比外面冷?」

對喔,我忘了跟你講冷氣……現在講也不遲吧?

「應該是空調溫度太高了,我去調一下。總之就是飯店裡沒有可以控制溫度的機器啦。」

范統下床之後找了找,將二十度的冷氣往上調到二十四度,覺得應該可以了,便又躺回床上。

「稍等兩下溫度應該就會降低了,睡吧。」

「謝謝前輩,前輩真可靠,要是沒有您的話,我真不知道該怎麼活下去……

前面兩句還可以,後面是又怎麼了!你為什麼三句會有一句提到死啊!

「這裡有那麼多你了解的事物,你不是也很沒興趣嗎?這樣總會沒有動力活下去吧?」

「興趣……或許吧。還是好想回幻世,好想回去……

幻世又不是你的故鄉,你這麼想回去是怎樣?

「比起幻世,為什麼不是想回你後來的世界啊?」

……

金侍沒有回答這個問題,這讓范統覺得自己是不是問了什麼不該問的。

「小銀……

「嗯,我比較喜歡幻世喔!我原本的世界沒什麼好提的,況且那裡又沒有前輩。」

怎麼嘴又甜起來了……我沒有覺得甜!我老是覺得這應該只是隨便說說吧,實在感覺不出什麼認真啊!

「這不太對吧?你原本的世界當然有我,但你當初一定也有不重視的事物啊!」

不然……你怎麼會變成新生居民?

應該不是因為怨恨之類的執念吧?因為你跟月退一點也不像啊,不是恨的話,多半就是留戀,不是嗎?

「前輩,我好像快睡著了,我們還是先休息吧。」

金侍在這麼說之後就沒再出聲,想來是不願意回答那個問題。范統雖然覺得有點悶,但他也不可能要人家沒回答就不准睡。

無聲的黑暗中,他閉上眼睛,意識逐漸遠去。




2017年12月2日 星期六

Dawn of abyss《沉月之鑰外篇》 試閱六

好不容易結束了保險套的話題,金侍便又跑去翻其他櫃子了。范統覺得自己比過去兩天爬山時還疲憊,只想腦袋放空倒下去裝死。

跟小紅約的時間是六點半吧……現在幾點啊?六點?那時間其實快到了嘛……對了,我是不是該跟小金串供一下,決定哪些事情可以告訴小紅,哪些要隱瞞啊?不知道小紅對異世界的人有什麼看法,但她應該算是可信任的人?

「好像沒有別的東西了……那不然來看電視吧,總覺得電視裡面的資訊很豐富呢。」

「喔,好啊,你不想看就看吧……

不過,金侍就算自己看電視,范統也沒得休息。「前輩!那個會飛的是什麼」、「前輩,原來您的世界也有魔法嗎」之類的問題一直冒出來,他只能努力解釋戲劇與新聞的不同,順便說說飛機、手槍與照相機。

「您的世界有這麼多神奇的東西,但您去了幻世以後過得卻很習慣,前輩真了不起!」

謝、謝謝喔。就算你這麼說,我還是不會教你保險套怎麼用的。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到樓下去吧?」

金侍雖然在看電視,還是有在注意時間,於是范統便跟他一起下樓,順便教了電梯的用法。

小紅很準時,已經在飯店大廳等他們了,她看到范統後打了招呼,接著目光轉向金侍,頓時一愣。

「范統……你同伴真的很帥耶,你到底怎麼跟他認識的啊?」

這個問題好過分!應該不是我的錯覺吧?妳的意思應該是「從長相看來你們根本是不同世界的人」吧?不要以貌取人好嗎!啊,結果我還是忘了跟小金串供……

「咦?這是原本的穿著打扮看不出來很帥的意思嗎?」

金侍睜大眼睛問出這個問題,范統忍不住看向他,對他關注的點感到不解。

我說啊,你就不能先想想該怎麼交代背景?穿著打扮看起來怎麼樣,這個很重要嗎?

「倒也不是……應該說不同的服裝能穿出不同的感覺,這真不是普通人能辦到的。」

「過獎了。那妳覺得前輩看起來怎麼樣?衣服合適嗎?」

「范統喔,看起來的確跟以前不太一樣,他以前的穿衣品味真該檢討一下。」

我又怎麼了!大學男生不懂得怎麼穿衣服比較好看也是合理的吧!

為什麼要在這裡聊這個啦!不是要吃飯嗎?肚子餓了!

「我想前輩應該肚子餓了,我們還是先去吃飯吧。」

你、你怎麼知道我正在想這個?難道我臉上連肚子餓都有寫嗎?

「嗯,為了方便,我們就在飯店裡的餐廳吃飯吧。范統想吃麵的話,這裡也有中式餐廳。」

慢著!飯店裡的餐廳不是都特別貴嗎!妳這肥水不落外人田也做得太徹底了吧!到底想讓我欠多少錢啊!

「對了,錢的部分不用擔心,我請客。」

咦?抱歉,錯怪妳了,妳人真好,那我們趕快去吃吧。

范統在聽到請客後,心情立即好了起來,於是他們進了飯店二樓的中餐廳,小紅點好菜後,便開始交代工作的細節。

「范統,你可以先做比較簡單的部分,體驗區剛好還有攤位,你就去擺你的鐵口直斷攤,收錢就對了,園區裡客人很多,那些普通人都抱持著見見世面的心理,應該不用擔心沒生意。」

……擺攤啊?聽起來應該不難,畢竟我有經驗,只是……這裡是外國耶?我又不懂英文,是要怎麼幫人算命?每個攤位都會配一個翻譯嗎?

「小紅,可是我中文很好啊……

我是說英文不好啦──中文好在這裡根本就沒有用吧?

「你是不是要說你英文不好?……不用擔心啦,很多人都跟你一樣,你們這些人仗著自己有一技之長就不好好學英文,真是過分,還好大會有考慮到這件事,這次的客人全都懂中文喔!要懂中文才能進來消費,怎麼樣,安心了吧?」

哇,真是太優秀……我簡直嘆為觀止,這是誰想出來的啊!用懂不懂中文來當篩選客人的標準,怎麼想都很奇怪吧!正常來說不是應該找人來翻譯才對嗎?難道是為了節省成本?

「我知道了,應該有什麼問題,我不會試試看。」

「前輩要擺攤的話,我可以跟去當助手嗎?好像很有趣的樣子,我雖然是外行人,但應該還是能幫點忙的。」

金侍對擺攤的事情很有興趣,他要幫忙,范統當然不會拒絕,畢竟就算中文可以溝通,他這張嘴還是有很大的問題。

「不好啊,就分開去吧。」

「謝謝前輩給我機會,我一定不會讓前輩失望的!」

你怎麼又開始……小紅看你這樣,到底做何感想?搞得好像我很值得你崇拜一樣,但明明就沒這回事吧?

「另外大會規定不能破壞行情,所以每個攤位的收費都有個標準,不能太低,一個客人至少也要收三千喔。」

三千?妳是說就算他只想簡單問個明天的天氣,我也要跟他收三千嗎!這大會是來開黑店的吧?難怪妳不怕我還不出錢,一天只要來三個肥羊,我就連飯錢都不用煩惱了啊!

「這種收費怎麼還找不到客人,不會因為太便宜所以大家都來嗎?」

「范統……聽你講話好花腦力,我覺得有點累,能不能再請你同伴翻譯啊……

又要讓小金翻?我怎麼有種不好的預感……

「好啊!沒問題。前輩說這收費太低了,可以自行調高嗎?」

喂!才剛擔心完馬上就亂翻!這跟我講的話完全不一樣吧?小紅妳不要相信他啊!

「三千是最低價啦,當然可以開高,只要客人接受就行。」

我現在是不是不要講話啦?只要我不講話,小金就無法亂翻了!可是關於擺攤的事情又該問清楚一點……

「小綠,會場在哪裡,明天妳不會帶我們去嗎?」

我看你還能把這句翻成什麼!來啊!

「這句應該聽得懂,我就不翻了。」

……怎麼這樣,我都決定接受挑戰了,你怎麼可以避戰啊?

「明天我會帶你們去會場啦,畢竟你們都沒去過嘛,還有什麼問題?」

還有什麼問題……為求謹慎,應該把攤位費之類的細節也問一問──

「上菜囉──鍋子很燙,小心──」

啊啊食物!食物來了!

一見到食物,范統馬上把自己要問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對現在的他來說,吃才是最重要的。

「前輩,那個看起來很好吃,您怎麼都沒有夾啊?」

金侍指的是桌上的螃蟹。范統餓得狼吞虎嚥,卻只有這道菜沒夾,因而引起了他的注意。

「噢,難吃是難吃,可是太麻煩了,我懶得剝殼。」

「所以不是不愛吃?如果您想吃的話,剝殼這種事我完全可以代勞啊。」

什麼?你人怎麼這麼好!真感動,終於有機會吃到螃蟹了嗎?因為懶得剝殼的關係,我可是好久沒吃了……

在范統點頭後,金侍先去洗手,便回來剝螃蟹殼。看著他以優雅的動作剝殼,再將剝出來的蟹肉放進范統的碗裡,再看范統開心吃螃蟹的模樣,覺得自己極度需要墨鏡的小紅終於忍不住開了口。

「我能不能問你們一個問題?」

「請說。」

金侍十分大方地等她問下去。

「你們……是情侶嗎?」

這個想都沒想過的問題,讓吃螃蟹吃到一半的范統直接嗆到,痛苦地咳了起來。

「呃咳!咳咳!咳!」

小紅妳是哪根筋不對!怎麼會想到要問這種問題!我們怎麼可能是情侶啊,不就說了只是工作上的前輩跟後輩嗎?

「前輩,慢慢吃啊,您還好嗎?」

金侍輕輕拍著范統的背,一面關心地詢問,范統則在順過氣後連忙否認。

「當然是!」

「果然,跟我猜的……

「我是說是!我們有在交往!妳是不是搞對了什麼?」

啊──!都要抓狂了!小紅一定聽不懂!小金你這種時候不幫忙翻一下嗎?你應該也不想被誤會啊?

「前輩是說我們沒在交往啦……妳誤會了。」

這時金侍總算開口澄清,小紅卻沒立刻相信。

「范統,出櫃不是那麼難的事吧,為什麼要說謊呢?我又不是那種會對同性戀抱持偏見的人。」

什麼跟什麼,就說不是啊!妳幹嘛直接認定我說謊!


2017年11月28日 星期二

Dawn of abyss《沉月之鑰外篇》 試閱四

02 占卜師與他的助手

『從大學的時候我就覺得范統有點奇怪,人看起來挺清爽的,也沒什麼不能忍受的缺點,但大學四年都沒交到女友……其實他要是來拜託我,我可以收友情價給他牽一個啊,不過現在看來,他的紅線可能都跟女人沒什麼關聯吧……』 ── 小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