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之鑰

沉月之鑰

2017年10月17日 星期二

*沉月之鑰第二部 卷六 血脈 出版與贈品公告





沉月之鑰第二部 卷六 血脈
作者:水泉
繪者:竹官@CIMIX
封面:月退&冽崔

出版日期:11/7

本日也有與《問答RPG魔法使與黑貓維茲》手機遊戲合作,贈品與新聞稿請參閱最下方

博客來購買連結

金石堂購買連結

銀箔資料夾購買連結 博客來 金石堂

四層資料夾購買連結 博客來 金石堂


2017年10月14日 星期六

沉月之鑰第二部 卷六 血脈 試閱十

章之三 故人

『我為什麼會站在這裡?』

『每次戰鬥之前,我幾乎都會問自己這個問題。』

『是為了某個人,為了阻止某件事,又或者為了一些不得已的理由嗎?』

『也許一切能夠不這麼複雜。就當是為了我自己吧。』

『如果是為了我自己,就沒有關係了。』

『我可以不要再問自己這個問題。就當我已經知道了答案,然後什麼都不要管,義無反顧地戰鬥下去……

── 月退


2017年10月13日 星期五

沉月之鑰第二部 卷六 血脈 試閱九


『珞侍,你睡著了嗎?』

我回答之前,綾侍的聲音忽然在外面響起,多半是集合時間到了卻沒看到我,他才會找過來,而他一進來就點亮了燈火,我的眼睛因為光線的變化而有點張不開,卻仍瞥見綾侍驚訝之後露出的敵意,這使我緊張得先喊了一聲。

『等等!無論如何,先不要動手,我沒事!』

綾侍不可能打得過這個人,萬一貿然動手反而惹怒對方就糟糕了,而我的眼睛這時也習慣了光線,終於看見了制住我的人是什麼模樣。

他穿著正式的衣袍,漂亮的側臉帶著英氣,官帽的綁帶繫在下顎,整個人打理得乾淨整齊。我一時之間無法判斷他應該是什麼身分,這時他又開口說話了。

『你還有其他同伴啊?要一起離開的有幾個?』

才剛問完這個問題,他便又像是想到了什麼,看向我追問了一句。

『這麼說來,我還不知道你是什麼人呢,身分應該不普通吧,能自我介紹一下嗎?』

身為一國之主,居然被要求自我介紹,我到底該不該說感覺很新鮮?

『我來自幻世,是東方城的國主,幸會。』

於是我冷靜地說出了自己的身分,並祈禱對方不會聽了以後反悔,或跟聆夢一樣想軟禁我。

『東方城的國主……?』

迴沙人再怎麼無知,也不可能沒聽過幻世跟東方城,我無法預測對方會是什麼反應,因而心跳加快。

這人認真看了我幾眼後,我的臉忽然被他摸了一把。

『一個國主怎麼看起來這麼年輕無害啊?』

……我是不是被調戲了?什麼叫做年輕無害啊,意思是看起來很好欺負?

『放尊重一點!你是什麼人,為何半夜潛入國主陛下的房間?』

綾侍好像忍不下去了,而在他質問後,這個人驚呼了一聲。

『居然是男人?』

對不認識綾侍的人來說,剛知道他的性別的確會很吃驚,但現在不是談這個的時候吧……這又不是多重要的事……

『是又如何?』

他沒回答綾侍的反問,反而看向我又問了一個問題。

『既然你是東方城的國主……那你能告訴我千幻華發生了什麼事嗎?他是不是已經損毀了?』

我十分意外會聽到這個問題,綾侍的神情也帶了點疑惑,顯然他也不明白對方為什麼會問起自己,甚至提到了損毀的事。

『我就是千幻華,你有什麼事?』

在綾侍語氣不善地自報身分後,我感覺他僵了幾秒,然後尖叫出聲,忽然拋下我,萬分激動地衝過去抓住了綾侍的雙臂。

『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不……不應該是這樣的!你應該要是美男子才對!變成這樣比女人還美的大美人,你讓我情何以堪啊!我幻想你可能的形貌幻想過那麼久,你這樣對得起我嗎!』

我聽不太懂他說的話,但綾侍似乎聽懂了。一陣呆滯後,綾侍以不太確定的口吻問了一句。

……匠師?』

匠師?

我記得,綾侍說過,打造他的匠師是女人……剛剛的尖叫聲音調好像比較高,確實像是女人的聲音……

但是綾侍被打造出來是多久以前的事啦?有沒有一千年?那個匠師怎麼可能還活著?

『你倒是還認得出我啊?我以為你已經死了,結果你還活著,卻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樣,你是怎麼回事?難道你其實比較想當女人?』

『沒有那種事!我以為妳已經死了,這句話是我對妳說才對吧!』

……總之我一下子就變成看戲的局外人,該跟綾侍說加油嗎?還有,既然他們認識,我是不是不需要再擔心自己的安危了?

『噢,我們相處的時間不算很長,所以我沒跟你說過我的事情,反正你那時候都要被送去幻世了,我也沒必要告訴你太多事情,就算說了,我也不指望你會記得──』

『我倒是還記得妳告訴過我妳是女的。』

『──真是謝謝你記得這麼重要的事啊,你該不會是想說我現在看起來就是個男的,所以你才沒有第一時間認出來吧?』

現在他們交談的氣氛是不是有點險惡……出乎意料之外的重逢,不是應該感動嗎?氣氛為什麼跟我想的不太一樣?

『妳都穿男裝了,還介意別人有沒有看出妳的真實性別,這合理嗎?』

『這不用你管!』

眼見他們恐怕要繼續吵下去,我不得不咳一聲,打斷他們的對話。

『可以先解除我的定身嗎?我們應該不是敵對關係吧?』

不管怎麼說,先恢復身體自由總是好的,然而在我這麼問之後,女子並沒有立即解除定身,而是走回我面前,對著我的臉打量了半天。

『你看起來這麼單純可愛,為什麼會有讓男器靈變成美女臉的嗜好呢?』

她那帶著疑惑不解與責怪的語氣,使我一陣錯愕。千幻華理當是東方城國主的護甲,這點我也知道,因此她才會認定綾侍化形成這樣跟我有關,我頓時有種百口莫辯的感覺。

『跟他沒有關係!我早就化形了,而且我現在也不是他的護甲!』

幸好綾侍還是幫我澄清了。我就知道綾侍不會放任別人誤會我的。

『什麼?為什麼?難道他不要你?』

猛然得知這件事,女子相當震驚,她在自己推論後,又轉頭看向了我。

『千幻華有哪裡不好,你居然不要他當你的護甲?』

『我覺得自己夠強了,不用護甲也沒有關係,所以暫時沒要求他認主。』

我硬著頭皮回答了這個問題,女子則皺著眉繼續質疑。

『你夠強?剛才不是一見面就被我放倒了嗎?』

……就算綾侍是我的護甲,我想這件事的結果依然不會改變。』

我鬱悶地陳述了事實,但對方還是不太能接受。

『我的意思是,比你強的人還是有的,你怎麼能這麼自負地不要護甲呢?』

『難道迴沙像妳一樣強的人有很多嗎?那這裡也太可怕了吧,好想回幻世喔。』

在我自暴自棄地這麼說之後,她像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沒有立即接話,於是綾侍便插了嘴。

『所以,妳可以介紹一下自己的身份了嗎?是王族,還是器靈?』

大概是因為,只有這兩種身分的人能活這麼久,所以綾侍問得十分篤定。女子也十分大方地承認了。

『雖然你的外表出了一些差錯,但腦袋還是挺聰明的嘛。我是器靈沒錯,你可是神器打造出來的擬神器呢。』

『怎麼會有跑去當匠師的神器啊……

綾侍在嘴裡嘀咕了一句,這其實也是我的感想。

怎麼會有跑去當匠師的神器啊?身為神器,居然會想打造別的器物?這到底是什麼樣的興趣,神器的個性是不是都很奇怪?

不過,在迴沙隨便就能遇到神器的嗎……應該不能吧?這到底叫不叫運氣太好?

『神器又怎麼樣,神器難道就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嗎?』

妳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但先解除定身好嗎?

『那麼,妳來這裡想做什麼?應該交代妳的目的了吧?』

綾侍問話的語氣很不客氣,我都為他捏了一把冷汗,還好女子沒介意,她微微一笑,隨即回答了這個問題。

『我叫做西諾蕾恩,想潛入存識宮看看情況,可以的話也見見他們的宮主。你們不是要離開這裡嗎?不如結伴同行吧,跟我一起走不必擔心會有危險,你們只要帶我去存識宮就好,那之後看你們要去什麼地方,我也可以護送你們一程。』

她的提議還算有誠意,不過綾侍冷淡地追問了一句。

『所以妳來這裡其實沒有什麼目的,需要找人同行也只是因為妳是個路痴?』

……

不,綾侍,你不要這麼直接說出來啊……

『我不是路痴!只是出了一點差錯,稍微迷路了而已!』

我覺得她是路痴這件事,你知我知就好了,當著人家的面說出來,多不給面子,是不知道世界上有臉皮薄的人嗎?不是每個人都像音侍那樣,可以隨便用言語攻擊弱點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