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之鑰

沉月之鑰

2018年3月20日 星期二

CWT48金范套組通販

#金范 #通販
https://www.myacg.com.tw/goods_detail.php?gid=934547
 卡布把金范本的頁面放上來囉
不過4/4才會開始寄送,另外按照慣例會多出處理費所以比較貴(似乎是按照訂價來計算的)
 給大家參考看看

2018年3月5日 星期一

來個感想區(Dawn of abyss《沉月之鑰外篇》)

這次的本子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歡
歡迎大家給我感想喔
圖的感想也很歡迎喔~~~

好喜歡這次的漫畫跟插圖嗚嗚嗚嗚(每次都嘛很喜歡)

2017年12月20日 星期三

博客來年度百大 2017年度暢銷作家top4

網頁:http://www.books.com.tw/activity/2017/12/2017top/authors_02.html#4



有我的大頭(還真的很大)
今年拿到第四名,沉月之鑰在top8,異願洛恩斯在top20,感謝大家的支持與愛護~

至於常常使用同一張照片什麼的......
沒辦法這樣比較方便嘛。(??)
希望明年能夠出三本新書,如今連三本新書都是得好好努力才能生出來的了......

明年也請多多指教!

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CWT48金范本 Dawn of abyss 購買調查

2/26更新說明與掛報示意圖
雙月曆部分共六張,沒有額外再印漫畫封面放進去,如之前發的宣傳商品圖上的示意圖



2/23更新攤位號碼 Q37Q38(兩天都是)
此外,由於印刷廠表示文本書皮容易刮傷,因此多印了一張一樣的書衣將書皮包起來,如果書皮本身有刮傷就不接受瑕疵換書了(因為已經事先用多印一張書衣來解決)


2/1更新 紙袋的繩子改成兩邊都白繩
1/16 補更新 漫畫的試閱



1/16
更新商品圖
補充現場一樣不能簽名,然後排隊位置一樣在通往B1的那個樓梯

註:是CWT48,商品圖上的47是誤植,等設計改了以後再更新喔(已經更新)



12/31更新黑白插圖截圖
這次有兩張黑白插圖



12/17更新大封面跟普通大小的特典封面
本來想放超大可是旁邊會卡到欄位只好算了

有更新會放在最上面




購買調查表單點此: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dTXVmQn04i-2cKTwtozX_GswyAWELkFKjLR4btyymEdSmMBg/viewform


這裡是CWT48黑水蔓延之地水泉新品套組意願調查,在填寫此份統計問卷之前,請先仔細閱讀本部分解說的內容,方便調查的順利跟準確性
本次販售場次為CWT48(2018/3/3,3/4) 在黑水蔓延之地攤位上販售

沉月套組內含物如下
○文本 Dawn of abyss《沉月之鑰外篇》 預計內彩一∼兩張,黑白插圖兩張(金侍x范統),試閱第一回連結:http://suru8aup3.blogspot.tw/2017/11/dawn-of-abyss.html
○周邊預計有雙月曆卡六張(B5)(使用過去跟這次的金范本彩圖)跟紙袋
○圖+文的特典本 含漫畫10P跟一萬字左右的小說(約1/3是漫畫的劇本小說)
第一天跟第二天均有一張大掛報接受暗標(下午3點之前在紙條上寫你想出的價格,聯絡手機跟名字,3點會依照價格高低決定誰得標,起標價格800)
這次沒有簽繪可以標囉,簽繪不是每次都有的

其他相關試閱請參照網誌
一份套組暫定700元(套組賣完才會零售剩下的東西) (以上保留修改可能)
※注意※ 請忠於自己的心意填寫,不要惡意灌水
此為印量調查,並非預定喔!


由於漫畫的部分還沒好,這裡先放上漫畫封面的sample跟雙月曆卡預計使用的圖(尚未設計)
不知道為什麼縮圖總覺得有點模糊


雙月曆卡預計使用的圖(因為要放上月曆日期所以不會是上面看到的這樣)(框線我懶得拿掉)

另外漫畫封面可能會多印一張夾在雙月曆卡中(註:後來各種考量所以沒有這張多的)

此外書內還有一張彩圖(截圖一下)






感謝竹官大人的辛勞!更新會擺最上面

最後用一張可口的范統局部來結束這個回合






2017年12月5日 星期二

Dawn of abyss《沉月之鑰外篇》 試閱八

03 沉溺此時

『想要去了解一個人……這樣的感覺,並不是第一次出現。只是,為什麼這一次會不一樣呢?』 ── 范統



范統這天晚上睡得不太好,總覺得翻身翻得不太順,顯然跟浴袍有些關係。冷氣開二十四度似乎還是太冷,導致他完全不想離開棉被。早上剛醒的時候,他覺得身體很溫暖,稍微清醒後,他才發現金侍的手環著他的腰,幾乎是抱著他一般地貼著他的身體,而他一扭頭就能看到那張近在咫尺的俊臉。

要說沒嚇到,一定是騙人的,范統大概僵了三秒,才試圖往旁拉開距離。不過他才移動,金侍便又跟著靠了過來,往他懷裡窩,似乎很黏人。

「喂,小銀,醒醒,你的睡相是怎麼了,為什麼會半夜自己抱過來啊!」

范統伸手想搖他,但手從被窩裡探過去,摸到的卻是光裸的肩,這個沒有預期到的情形讓他不由得縮手,接著又忍不住稍微掀開被子看一看是什麼狀況。

金侍的浴袍在睡覺的過程中就已經散開了,不知是他沒綁緊,還是睡夢中掙脫的,現在浴袍的作用就只是另一條蓋了一半的被子而已,范統一掀開被子,就看見他裸露出來的肩膀與鎖骨,由於視線死角,胸膛只看見一部分,這樣的畫面讓范統不知為何覺得臉頰燙了起來,為了排解這種尷尬感,他只好再次伸手去推金侍。

「小銀、小銀你快起床啊,怎麼連一件浴袍也穿得住!你這樣不是跟裸睡差得多了嗎?」

「唔……

金侍閉著眼睛,皺眉呻吟了一聲,一副不想起床的模樣,接著便把臉埋到范統胸口──這使得范統又被嚇到了。

胸口的肌膚能感覺到他呼吸時造成的微小熱氣,人體帶來的溫暖讓不習慣這種親密舉止的范統迷惑了起來,但他很快就驚醒,繼續喊金侍。

「別放開我!你就算不起床,我也要起床啊!」

說著,范統快速拉開金侍摟著自己的手,打算下床,但在他起身之前,金侍抓住了他的手臂,微微睜開眼睛。

「前輩不要走……好冷,不要走……

他哀求的聲音聽起來可憐兮兮的,范統一時之間無法狠下心離開,只能轉身稍微哄他一下。

「衣服不穿好當然會熱啊!我去調熱氣,應該就不會熱了啦!」

「我不要,我只要前輩,不要走,不要離開我……

范統研判金侍根本還沒睡醒,也不曉得自己在說什麼,這讓他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總覺得應該先設法讓金侍清醒,卻又想不到什麼好辦法。

……小金到底要讓人多操心才高興啊,我覺得我頭髮都要白了,我到底該怎麼辦?這場面是怎麼了,被男人哀求不要離開床舖的時候,我應該怎麼做啊?

把他的手甩開好了?

可是……可是這樣好像有點可憐耶。

但是我要起床啊,不甩開能怎樣?

「大金,你到底想怎麼樣,難道你想起床嗎?」

最後范統決定直接問金侍,金侍則一副半睡半醒的模樣,半張著眼睛,抱住他的手臂,軟語相求。

「前輩……再半小時就好,再陪我睡半小時,沒有您的話我睡不好……

……為什麼啊!我是安眠抱枕嗎?那你以前都怎麼睡的?

「半小時太短啦!如、如果是十小時的話我還考慮一下!」

我是說十分鐘!十分鐘啦!哪有人賴床賴半小時的!

「前輩最好了……無論是十小時還是十天都沒有關係,好想就這樣不要起來。」

兩個都不是啦!是十分鐘!十分鐘!

「我只拒絕你十分鐘啦!哪可能十小時啊?用想的也不知道會是十小時!」

「十分鐘好少……十分鐘怎麼夠……

由於范統沒花多少力氣在抵抗,因此金侍輕易地又將他拉了回去,再次黏了過來。

……

范統身上還穿著浴袍,原本上半身在睡夢中快被扯掉了,剛剛調整回來後,隔著浴袍被抱住,倒是沒有想像中那麼尷尬,而且也不到姿勢不舒服的地步,所以他並沒有推開金侍。

不然就陪他躺十分鐘吧,反正也不會少一塊肉?小金睡覺的時候怎麼這麼不講理啊,在迴沙的時候有這樣嗎?還是……真的是因為我當時給他用了定身咒?但後來我又沒有用……

范統一面想一面恍神,由於他沒有抗拒,金侍也就乖乖地維持抱住他的姿勢,沒再亂動。

這樣是有比較好睡嗎……睡得好的話就不會想死了吧?反正……反正我昨晚根本沒發現他黏過來,照樣睡得很好,如果這樣他比較開心的話,就算了?

在范統腦袋混亂地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門鈴聲忽然響起,想到早上可能會有清潔人員來打掃房間,范統不得不努力甩開金侍,下床衝去應門。

「好意思,打掃的話早點再來……

范統才剛說完這句話,就驚見門外的人不是他以為的清潔人員,而是小紅。

「范統,不是約好七點見嗎?已經七點半了!你該不會要告訴我你們還在睡吧?」

咦?咦──!太、太糟糕了!我們真的還在睡啊!

「我……我本來是要起床了,可是小銀他不放我下床,結果又拖了不少時間,我是故意的啦!抱歉!」

「你說什麼?」

小紅驚愕地問了一句,因為范統前兩句話聽起來實在太糟糕,配合他現在衣衫不整的模樣,又有一定的可信度,讓她搞不清楚原句應該是什麼。

「你還是讓你家小金幫你翻譯吧!我真的不知道你想表達的意思!」

剛剛那段話只錯了一句啊,這樣也聽不出來?

「咦?可是小銀他不知道睡了沒……

「那就進去講啊!還沒起床就把他叫醒,你們已經睡過頭這麼久了,難道還想讓我繼續等嗎?」

小紅十分豪邁,完全不介意進入兩名男性居住的臥室,她進去時看見的是裸著上身,抱著裹在棉被裡的膝蓋坐在床上的金侍,他看起來精神很差,心情也很不好的樣子。

「小……小銀,你起床啦?」

「前輩……

聽見范統的聲音,金侍總算有了一點反應。他抬起頭來,語氣非常哀怨。

「為什麼丟下我……明明說好再十分鐘的……

小紅臉上為之一僵,但范統沒有發現。

「沒辦法,有鬼來按門鈴,我也不願意啊!而且本來就該起床了啦,是你一直糾纏我繼續的!」

「好過分……前輩沒有推開我,我本來還很高興的……

什麼啦!我心裡的罪惡感是怎麼回事?可是有人按門鈴就是要去開門啊!

「范統,你……

這時小紅臉色複雜地開了口,稍作停頓後才接著說下去。

「沒想到你還挺渣的啊……

「啊?」

范統完全反應不過來。

「還說你們沒在交往,難道你們是炮友的關係嗎?」

等、等等等一下!這個結論是怎麼回事?這句話是怎麼來的!為什麼是炮友?是我想的那個炮友嗎?妳怎麼會這麼想呢!

「是!是那種關係!」

又來啦!小金你快清醒點,幫忙說些什麼啊!你也不想被誤會吧?

由於范統在說的時候很激烈地搖頭,小紅沒有直接照字面上的意思理解,而是狐疑地看著他追問。

「你是在否定嗎?不是朋友又沒在交往,又不是炮友的話,難道你們一夜情?」

……一夜情?

這個太過刺激的詞語讓范統腦袋一片空白,簡直完全搞不懂小紅為什麼可以誤會成這樣。

「大金!你也聽聽話吧!我自己解釋得清楚,你來解釋啦!」

在他呼喊後,金侍抬起了頭,看起來總算清醒了些。他看了看范統,又看了看小紅,接著呆了一下。

……

你怎麼一句話也不說啊!這樣誤會不就更深了嗎!

「一夜情還急著否認,都不怕傷了別人的心!」

誤解更大了啊──我才沒有!沒有!